搜索

冬之禪|鄔毅的風(fēng)景攝影觀(guān)

2020-7-21 10:38| 發(fā)布者:zhcvl| 查看:17479| 評論:0|來(lái)自: 中國攝影家

摘要:冬之禪——鄔毅的風(fēng)景攝影觀(guān)攝影/鄔毅 訪(fǎng)談/鄔毅 曾星明禪意如冬,冬韻如禪。冬季,景象雖是萬(wàn)物肅殺,萬(wàn)籟俱寂,意境卻空靈縹緲,遼闊高遠。長(cháng)風(fēng)滌蕩塵埃,大雪屏蔽喧囂,空明驅散浮躁,無(wú)邊寧靜融入萬(wàn)古蒼天。 ...


中國內蒙古    鄔毅  

冬之禪——鄔毅的風(fēng)景攝影觀(guān)
攝影/鄔毅    訪(fǎng)談/鄔毅  曾星明

禪意如冬,冬韻如禪。
冬季,景象雖是萬(wàn)物肅殺,萬(wàn)籟俱寂,意境卻空靈縹緲,遼闊高遠。
長(cháng)風(fēng)滌蕩塵埃,大雪屏蔽喧囂,空明驅散浮躁,無(wú)邊寧靜融入萬(wàn)古蒼天。
凈與靜是冬的風(fēng)景,敬與境是冬的內涵。
冬,寂靜凋落是表象,卻是四季輪回的全新起點(diǎn):每一個(gè)冰冷嚴寒的冬日,都孕育著(zhù)生命復蘇的時(shí)刻。
這是一種精神,也是一種奇跡,一切,正在悄然到來(lái)——
無(wú)聲,無(wú)言,無(wú)怨,宿命輪轉,自然而然。
天地寂寞,是對心靈升華的至高考驗,唯有耐得住寂寞,靈魂才會(huì )超脫超越超然。
冬,滌蕩污濁,凈化心靈;冬,積蓄大愛(ài),經(jīng)歷非凡。
它用堅毅剛強悄然等待春風(fēng)的溫柔,它用深沉含蓄默默守望世間的溫暖。
冬,以無(wú)色納萬(wàn)色,純白包容世界;冬,以空境蘊萬(wàn)境,空白孕育大千。
求道天地,何不問(wèn)禪冬天?
請與我的目光同望,請與我的心靈同行——
以禪品冬,以冬悟禪。


中國內蒙古    鄔毅  攝

編者按:攝影術(shù)發(fā)明180多年來(lái),風(fēng)景攝影的流變不曾停歇。從模仿繪到藝術(shù)自立,從呈現壯美山川的自然風(fēng)景到揭示人化自然的社會(huì )風(fēng)景,從對外在景物的審美表現到返回內心的觀(guān)念表達,不一而足。在當代藝術(shù)的今天,一些攝影師借助于網(wǎng)絡(luò )的資訊通道,從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與影像資源當中尋求靈感,從自己的生存經(jīng)驗出發(fā),自由地利用功能強大的數字技術(shù)和各種媒介材料,營(yíng)造出了豐富多樣的個(gè)人化視覺(jué)表達的風(fēng)景影像圖式。鄔毅如斯,鄔毅的《冬之禪》如斯?!抖U》不為敘事,也超越了簡(jiǎn)單的美和“好看”。它不僅僅只是審美對象,而是作為一種媒介,引導我們去思考:人是什么?自然是什么?人和自然的關(guān)系應該是怎樣的?在這里,風(fēng)景已不是自然的風(fēng)景,而是被重新建構的風(fēng)景,是人的風(fēng)景、社會(huì )的風(fēng)景、文化的風(fēng)景。

曾星明:鄔先生好,你是什么時(shí)候接觸攝影的?

鄔毅:我最早接觸相機是在初中,當時(shí)借用同學(xué)的一部海鷗牌雙反相機拍攝并沖洗黑白照片。那時(shí),相機對我而言就是一個(gè)魔術(shù)寶盒,用手一按,人物、場(chǎng)景就在鏡中反向呈現。在暗房里紅色燈光照射下,影像很快就呈現在紙上。這種神秘而夢(mèng)幻的感覺(jué)一直陪伴我到現在。1980年我進(jìn)入南京工學(xué)院(現在的東南大學(xué))學(xué)習,主修建筑專(zhuān)業(yè)。在四年的本科學(xué)習中,我系統地學(xué)習了構圖原理、素描、水彩和水粉畫(huà)等課程,也選修有關(guān)攝影的課程。學(xué)習和工作的關(guān)系,斷斷續續拍攝了一些有關(guān)建筑和景觀(guān)的照片。

曾星明:你可以說(shuō)是攝影科班出身。在上大學(xué)時(shí)選修的攝影課程都有哪些?大學(xué)畢業(yè)之后,拍照片拍的多嗎?

鄔毅:確切地說(shuō),我只能算是半個(gè)科班出身吧。我選修的與攝影相關(guān)的課程有:攝影技術(shù)、照相機與暗房,以及中西藝術(shù)簡(jiǎn)史、繪畫(huà)、設計基礎、構圖原理和平面構成等。大學(xué)畢業(yè)之后,我拍照片不算多,以拍建筑和城市規劃相關(guān)的片子為主,主要是為工作積累圖片資料

曾星明:你面世的影像大多是有關(guān)風(fēng)景或者說(shuō)風(fēng)光的影像,對這類(lèi)影像的集中創(chuàng )作,你是從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的?

鄔毅:我真正系統地有目的進(jìn)行風(fēng)景攝影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是最近幾年的事,拍攝區域以我的家鄉東北為主。這和我年紀漸長(cháng),有了閱歷,也更有閑暇時(shí)間有關(guān)。

中國遼寧    鄔毅  攝

中國遼寧    鄔毅  攝

曾星明:在攝影的眾多門(mén)類(lèi)中,風(fēng)景攝影是國內很多攝影人喜愛(ài)的一個(gè)門(mén)類(lèi)。這有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有風(fēng)景攝影在感受美、體驗美、傳播美,有游歷名山大川之憑借,等等,不一而足。甚而有風(fēng)景攝影相對別的攝影門(mén)類(lèi)而言,容易操作之說(shuō)。你怎么看風(fēng)景攝影?

鄔毅:攝影術(shù)發(fā)明180多年來(lái),風(fēng)景攝影作為攝影的一個(gè)門(mén)類(lèi)有其獨特的發(fā)展道路。19世紀時(shí),風(fēng)景攝影的主要功能是記錄,把自然景物、建筑轉換為平面,用作紀念品、植物、動(dòng)物和探險家的標本。在這點(diǎn)上,它和當時(shí)的風(fēng)景油畫(huà)的功能大體一致,在藝術(shù)領(lǐng)域的地位并不高。把攝影推向藝術(shù)層面的是畫(huà)意攝影的興起,其宗旨是通過(guò)攝影表現唯美主題,包括人物和風(fēng)景等。直到今天很多攝影師還在遵從這一理念。20世紀以來(lái),隨著(zhù)其它藝術(shù)門(mén)類(lèi)的發(fā)展,風(fēng)景攝影在記錄和藝術(shù)的兩個(gè)功能上都有了很大的發(fā)展,出現了種類(lèi)繁多的攝影流派。進(jìn)入21世紀,越來(lái)越多的藝術(shù)家把攝影當成一種媒介來(lái)使用,推動(dòng)了風(fēng)景攝影的創(chuàng )新,涌現了不少名家名作,他們都在用自己獨特的方式進(jìn)行著(zhù)風(fēng)景攝影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由于文化上的原因,中國攝影人對風(fēng)景攝影偏愛(ài)有加,很多攝影人的攝影之路始于風(fēng)景攝影。特別是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隨著(zhù)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交通的便利,攝影人跋山涉水,追風(fēng)逐影,創(chuàng )作了很多展現世界各地自然景觀(guān)的優(yōu)秀風(fēng)景攝影作品。如今,越來(lái)越多的攝影人已經(jīng)認識到了風(fēng)景攝影不再是簡(jiǎn)單的景觀(guān)再現,而是要賦予更多的內涵和更高層次的主觀(guān)表達,這也使得風(fēng)景攝影的表現變得豐富多彩。對風(fēng)景攝影賦予更多的情感表達,做到風(fēng)景中有人文情懷,有多元的主觀(guān)表現,更多地展現其藝術(shù)特質(zhì)也成為了我的追求目標。

日本北海道   鄔毅  攝


日本北海道   鄔毅  攝

曾星明:從攝影術(shù)發(fā)明后的將近一百年間,作為科技產(chǎn)物的攝影是不是藝術(shù),走過(guò)了一條曲折的求證之路。詩(shī)人、文藝評論家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在《現代公眾與攝影術(shù)》中說(shuō):“現在是攝影回去履行自己義務(wù)的時(shí)候了,即作為科學(xué)與藝術(shù)的仆人?!岸鴮W(xué)院派畫(huà)家H·保羅·德拉羅什卻斷言:“達蓋爾式攝影法的出現將是繪畫(huà)的末日?!?從“美國現代攝影之父”阿爾弗雷德·斯蒂格里茨的“純粹攝影”到保羅·斯特蘭德,F64攝影團體的愛(ài)德華·韋斯頓、伊莫金·坎安寧、安塞爾·亞當斯等以自然風(fēng)景、靜物、人體等為拍攝對象,科學(xué)理性的實(shí)驗,作品在影調上達到完美境界;從安德烈·柯特茲、馬丁·慕卡西到亨利·卡蒂埃-布勒松的《決定性瞬間》出版,用攝影把事物的形式與內容、時(shí)間與空間恰到好處地呈現。至此,攝影作為一門(mén)獨立的藝術(shù)的語(yǔ)言系統建構完成。攝影的精確描寫(xiě)、豐富細膩影調,以及不同于繪畫(huà)的獨特的觀(guān)察表現方法,確立了攝影的美學(xué)標準,使得攝影被公認為一門(mén)藝術(shù)。這其中,風(fēng)景攝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此后,從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到當代藝術(shù)的今天,從表現到再現,從客觀(guān)到主觀(guān),風(fēng)景攝影一直處于流變之中。怎么做風(fēng)景攝影?你的經(jīng)驗是什么?

鄔毅:拍出好的風(fēng)景攝影作品,我認為首先要解決的是立意,或者說(shuō)確定拍攝主題,要拍什么。這個(gè)主題要有思想性,要傳達作者的情緒和觀(guān)念。其所傳遞的信息要超過(guò)畫(huà)面呈現的具象內容,并能與觀(guān)者進(jìn)行多層次、多維度的交流,進(jìn)而喚起觀(guān)者的聯(lián)想、思考和情感互動(dòng)。立什么樣的意,定什么主題,這和一個(gè)人成長(cháng)的自然和社會(huì )環(huán)境、性格、教育背景、審美取向等密切相關(guān)。藝術(shù)家往往會(huì )通過(guò)作品把自己對人生的感受和經(jīng)歷映射到其作品中。如日本攝影家山本昌南的作品,立意于表達日本在二戰之后人們復雜的心態(tài)和情緒。而英國攝影家邁克爾·肯納則是通過(guò)所拍景物,用隱喻的方式表現了與人相關(guān)的聯(lián)想和暗示。


中國新疆   鄔毅  攝

曾星明:拍什么的問(wèn)題解決了,接踵而至的就是怎么拍?

鄔毅:怎么拍,利用攝影的要素如何達到表現目的,也就是表現方法的問(wèn)題。在長(cháng)期實(shí)踐中,人們摸索和總結出了多種自然現象對人心理感受和影響的理論和學(xué)說(shuō)。我個(gè)人覺(jué)得要具備與藝術(shù)原理有關(guān)的構圖學(xué)、色彩學(xué)、光學(xué)和心理學(xué)等方面的知識。

對我影響很大的是本·克萊門(mén)茨和大衛·羅森菲爾德的《攝影構圖學(xué)》,它較為系統地闡述了攝影構圖的原理和實(shí)踐,探討了攝影與美學(xué)、心理學(xué)等方面的聯(lián)系,強調對自然界各種形狀的抽象表現,從混亂中找出秩序。比如,幾何圖像也是一種語(yǔ)言,它們在以自己的方式表達情感。一條直線(xiàn)和一條曲線(xiàn)會(huì )給人不同的心理暗示。同樣是光線(xiàn),強光和漫射光給人的心理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其次是格式塔心理學(xué)的視覺(jué)心理分析理論讓我受益匪淺。該理論告訴我們,人們所感知到的客觀(guān)形象是經(jīng)過(guò)知覺(jué)系統組織過(guò)的,與真實(shí)的形象可能會(huì )有所區別,甚至是錯覺(jué)。這個(gè)組織過(guò)程是有大腦的感官先驗參與進(jìn)來(lái)的,“先驗”受人的年齡、民族、學(xué)識、閱歷等諸多因素影響。人們感知到的形象是一個(gè)盡量趨近簡(jiǎn)化的整體樣式,不是各部分元素簡(jiǎn)單的和?!巴晷巍本哂凶冋{性,即如果改變某些元素的屬性,整體的形式不變。在我的攝影實(shí)踐中,用到的一是圖形與背景關(guān)系,這和我國傳統的“計白當黑”的方法有異曲同工之妙;二是接近性和連續性,位置臨近的元素容易被看成一個(gè)整體形式;三是相似性,視覺(jué)刺激物的形狀、大小、顏色、強度、方向等屬性比較相似時(shí),這些刺激物就容易被組織起來(lái)感知為一個(gè)整體;四是完整和封閉,有些視覺(jué)樣式是一個(gè)沒(méi)有閉合的或殘缺的圖形,知覺(jué)系統有一種使其閉合的傾向,即能自行填補缺口而把其知覺(jué)為一個(gè)完整樣式;五是好圖形傾向,觀(guān)看者在感知圖形元素時(shí),會(huì )盡可能把一個(gè)圖形看作是一個(gè)“好圖形”,好圖形的標準是勻稱(chēng)、簡(jiǎn)單和穩定。
再有是移情說(shuō)對我的啟示。移情說(shuō)首先由德國美學(xué)家費肖爾提出,用來(lái)表示人可以通過(guò)自己的意識活動(dòng),將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加諸對象,使對象具有一定的情感和審美色彩。這種理論后來(lái)成為李普斯的心理學(xué)美學(xué)的核心內容?!耙魄檎f(shuō)”從心理學(xué)的角度出發(fā),認為人的美感是一種心理錯覺(jué),一種在客觀(guān)事物中看到自我的錯覺(jué)。它認為,產(chǎn)生美感的根本原因在于“移情”。所謂“移情”,就是把人的感覺(jué)、情感、意志等移置到外在于我們的事物里去,使原本沒(méi)有生命的東西仿佛有了感覺(jué)、思想、情感、意志和活動(dòng),達到物我同一的境界?!耙魄檎f(shuō)”認為,只有在這種境界中,人才會(huì )感到這種事物是美的。
因此,要想把照片拍好,讓照片“說(shuō)話(huà)”,就必須了解這些法則,掌握相關(guān)的理論和知識。同時(shí),還要加強自身的綜合文化素養,豐富自己的生活閱歷。


中國吉林   鄔毅  攝


中國遼寧   鄔毅  攝


曾星明:實(shí)踐是要靠理論來(lái)指導的,工夫在詩(shī)外。俗話(huà)說(shuō),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mén)道。不管是內行還是外行,人們看到一幅照片“好看”,原因在于這幅照片有讓其好看的“法則”在其中。我一直以為,攝影很難。攝影者要把一個(gè)三維的空間,有時(shí)候還得加上時(shí)間,融進(jìn)他的觀(guān)看和想法,再得通過(guò)相機這個(gè)工具,才能定格在一個(gè)二維平面上。立意、表現方法等問(wèn)題解決了,技術(shù)層面如何操作?


鄔毅:攝影是科技和藝術(shù)相結合的產(chǎn)物,這要求我們熟練掌握攝影器材的功能和圖像處理軟件的使用。攝影人對于自己的武器——相機的每項功能要做到了如指掌,用哪個(gè)功能拍,怎么調圖,能得到什么效果,要做到心中有數。例如,同樣是拍水,用1/500秒拍攝的大浪給人震撼、勢不可擋的感受,而用3秒以上時(shí)間的拍攝的水則給人一種幽靜、舒緩的感覺(jué)。得益于科技的發(fā)展,現在有了以Photoshop、Capture one為代表的圖像處理軟件。這些軟件功能強大,為攝影表達帶來(lái)了很多新的可能。有些攝影人只用相機的P檔拍照,也不學(xué)圖像處理軟件的使用,自己做不了后期調圖,這都會(huì )影響好照片的獲得。

曾星明:在全民攝影時(shí)代,拍照片的人多了,而雷同的照片也多了起來(lái),千人一面。這種狀況,風(fēng)景攝影尤甚。你怎么看這個(gè)問(wèn)題?


鄔毅:藝術(shù)在于創(chuàng )新,攝影師永遠都要有一顆好奇心,勇于探索,善于探索。模仿之作,扎堆拍攝而雷同的照片不會(huì )是藝術(shù)作品。藝術(shù)比的是頭腦、想法,有好的立意、好的主題,用與之適合的表現方法呈現出來(lái),就會(huì )是你自己的作品,和別人的不一樣。想法、立意哪里來(lái)?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覺(jué)得可以從別的藝術(shù)門(mén)類(lèi)借鑒,比如繪畫(huà)。繪畫(huà)有著(zhù)千年的傳承,無(wú)論是中國繪畫(huà)還是西洋繪畫(huà),都能給我們提供豐富的養分。郎靜山的“集錦攝影”,杰夫·沃爾對繪畫(huà)的“挪用”等都對攝影進(jìn)行了創(chuàng )新。同時(shí),就像你說(shuō)的,工夫在詩(shī)外,要提高自己的素養。中國文化源遠流長(cháng)、博大精深,東方哲學(xué)觀(guān)對人自身、人與人的關(guān)系、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等都有深刻的闡述。這些我們都可以很好地學(xué)習、借鑒。有自己的想法、思想,才能創(chuàng )新。

曾星明:確實(shí),創(chuàng )新是藝術(shù)永恒的主題。藝術(shù)發(fā)展到今天,就像劉樹(shù)勇教授說(shuō)的:“有關(guān)風(fēng)景的影像表達,另有一種自覺(jué)的表現,則是攝影師從對外部公共話(huà)題的關(guān)切與視覺(jué)表達,從那種負有責任的社會(huì )擔當與想象,重新回到個(gè)人化的立場(chǎng)與內心經(jīng)驗中來(lái)。他們不再關(guān)心流行的影像趣味是什么,也不再關(guān)心歷史上有關(guān)風(fēng)景的影像表達實(shí)踐,他們只是服從個(gè)人的趣味和訴求,遵循個(gè)人的內心指引,依賴(lài)于個(gè)人獨特的知識構成,借助自然風(fēng)景這一媒介,來(lái)完成自己的思考與視覺(jué)表達?!痹谖铱磥?lái),你的《冬之禪》如是。談?wù)劇抖U》?


鄔毅:今年春節,我對拍過(guò)的片子進(jìn)行梳理、編輯,準備出本畫(huà)冊。恰趕上這場(chǎng)突如其來(lái)的新冠疫情,讓我有了更多獨處的時(shí)間,與自己的靈魂對話(huà),冷靜思考,讓平日里因忙碌而無(wú)暇解決的問(wèn)題有了答案。在編輯照片過(guò)程中,我也在思考風(fēng)景攝影的目的。我一直認為風(fēng)景攝影絕不只是簡(jiǎn)單的景觀(guān)再現,而應該是更高層次的情感表達,這也是攝影成為藝術(shù)的立足點(diǎn)。作為一個(gè)北方人,我對冬季情有獨鐘,拍攝雪景更是我的偏好。于是我嘗試將攝影作為一種媒介工具,如同畫(huà)家手中的筆、雕塑家手中的刻刀,通過(guò)對照片后期圖像處理,融進(jìn)我的所思所想,編輯并再創(chuàng )作出了《冬之禪》專(zhuān)題。


中國遼寧   鄔毅  攝


曾星明:情感的表達,主觀(guān)的表達。具體你是怎么做的?

鄔毅:我被冬季的自然景物和現象所感動(dòng)。這里的一樹(shù)一草、一山一水、一白一黑都在進(jìn)行一種情感表達。它們的表情豐富,或蕭瑟肅殺,或空靈寂寥,或潔白神圣,或神秘夢(mèng)幻,或動(dòng)或靜。它們都在用自己的語(yǔ)言發(fā)聲,或與自然和諧相處,或與惡劣的氣候環(huán)境頑強抗爭,或靜靜地隱忍,等待春天的到來(lái)。每每看到這些,我好像能聽(tīng)懂和讀懂它們。我要將這種情感通過(guò)攝影表現出來(lái),更要將這樣的自然帶給觀(guān)者,與之互動(dòng),進(jìn)而激發(fā)出觀(guān)者對人與人、人與自然關(guān)系的思考和行動(dòng)。

雪景可以給攝影人帶來(lái)獨特的創(chuàng )作靈感和廣闊的創(chuàng )作空間。雪景有其獨特之處,大面積的白雪既可以當作留白的背景,也可以當成表現主體。同時(shí),每年的雪景都會(huì )有所不同。通過(guò)分析雪景的這些特點(diǎn),我確定完成一組體現東方文化的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哲學(xué)理念,表現靈動(dòng)飄逸、空寂高遠的禪意作品——《冬之禪》。中國傳統繪畫(huà)強調畫(huà)面布局、意境、山石肌理、樹(shù)木形態(tài)、水墨韻味以及蒸騰霧靄等的表現,在呈現手法上注重留白,計白當黑,以無(wú)襯有等,這些,我都借鑒用之。同時(shí),也運用了構圖學(xué)原理中的圖形、光影、影調等元素對人們情緒影響的方法來(lái)結構圖像。在色彩上我選擇了黑白,一是我個(gè)人偏好黑白照片,著(zhù)迷于黑白照片中影調的變化;二是黑白照片更適合表現雪的質(zhì)感和特性。

我通過(guò)“觀(guān)察景物——分解——重構——再現景物”的過(guò)程進(jìn)行創(chuàng )作,這個(gè)過(guò)程貫穿于照片的前期拍攝和后期調圖制作。自然界的景物豐富多彩、紛繁雜亂,要通過(guò)觀(guān)察對景物進(jìn)行取舍、分解并找到適合表現主題的景物進(jìn)行刻畫(huà),重構景物。這一過(guò)程既可以在前期拍攝時(shí)完成,也可以在后期使用影像處理軟件再創(chuàng )作來(lái)實(shí)現。對于主體景物,我大多選取一些常見(jiàn)的、普通的小景物,如單一的小樹(shù)、舊船、冰塊、石頭、云彩,雪面上有強烈圖案感的車(chē)轍印、圍欄和冰面等等。在畫(huà)面的布局上,我把景物抽象為點(diǎn)、線(xiàn)、面、體來(lái)經(jīng)營(yíng)結構,考慮不同形狀對人的感官刺激作用,以便在觀(guān)者的心理反應上引起共鳴。在影調方面,我以要得到的畫(huà)面渲染效果為出發(fā)點(diǎn),選用高調、中調或低調。同樣的雪,既可以用高調表現,也可以用中調、低調刻畫(huà),以傳達直接或隱晦的情感和情緒。在這一過(guò)程中,攝影師的立意,對畫(huà)面的預設,對相機的熟練操控和用圖像處理軟件再創(chuàng )作的有機結合,才能一氣呵成完成一幅你自己想要的作品。


中國遼寧   鄔毅  攝


中國遼寧   鄔毅  攝

曾星明:你用什么相機拍攝? 

鄔毅:目前,我在使用索尼阿爾法系列的相機。我認為目前流行的相機的性能都很優(yōu)秀,功能也很齊備,我們大多時(shí)候只使用了其中的一部分功能。所以,買(mǎi)相機,應當只買(mǎi)對的,適合自己的,不買(mǎi)貴的。

曾星明:你對后期用圖像處理軟件進(jìn)行再創(chuàng )作有什么心得?

鄔毅:數碼攝影時(shí)代,風(fēng)景攝影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離不開(kāi)對作品后期處理和輸出效果的把控??萍嫉陌l(fā)展,使得我們能用上Photoshop、Capture one這些功能強大的圖像處理軟件,讓攝影人有了更多的再創(chuàng )作手段,如虎添翼。但這也對攝影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有熟練地使用這些軟件,我們才可以根據立意,強化主體,確定畫(huà)面的影調,去除影響主題的元素,添加畫(huà)龍點(diǎn)睛的元素,使得作品主題突出,表現到位,讓風(fēng)景攝影不再只是自然景物的重現,而是自己的思考和視覺(jué)表達。

攝影人在電腦、軟件上的投入和在相機拍攝設備的投入需要相匹配。我的經(jīng)驗是對圖像處理軟件的熟練掌握會(huì )改變我們前期的拍攝習慣。攝影人只有親自上手制作,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作品,調圖師替代不了攝影人本人。對圖像制作,這些年來(lái)的實(shí)踐,我總結了一整套工作流程,包括:一是修圖流程,如何剪裁畫(huà)面比例,調整影調,添加亮度蒙版,降噪和加銳等。二是軟件的色彩設置,個(gè)性化快捷鍵設置,動(dòng)作設定,外掛軟件的使用等。三是文件編輯和歸檔,建立一套適合自己的命名習慣和歸檔方法并定期進(jìn)行備份,有效的編輯方法對選片大有幫助,特別是在編輯組照時(shí)。四是色彩管理,包括顯示器和輸出設備的色彩和亮度設置。這些操作流程和習慣一旦形成,會(huì )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掌握各種輸出介質(zhì)的不同要求也是攝影人為其作品增加藝術(shù)表現力的不可或缺的基本功。一幅攝影作品是用于網(wǎng)絡(luò ),還是用于紙媒印刷、展覽制作,其分辨率、尺寸、色彩空間等的差別及不同的文件格式、文件之間的轉換對畫(huà)面素質(zhì)產(chǎn)生的影響等都需了然于心。


中國內蒙古   鄔毅  攝


中國內蒙古   鄔毅  攝

曾星明:數碼技術(shù)和藝術(shù)的結合成就了當代攝影,也成就了《冬之禪》。李·弗里德蘭德說(shuō):“攝影乃是一種慷慨的媒介”。媒介即信息?!抖U》作為一種媒介,引導我們去思考:人是什么?自然是什么?人和自然的關(guān)系應該是怎樣的?在這里,風(fēng)景已不、是自然的風(fēng)景,而是被重新建構的風(fēng)景,是人的風(fēng)景、社會(huì )的風(fēng)景、文化的風(fēng)景。最后,請談?wù)勀愕臄z影感悟?



鄔毅:中國傳統文化講求“天人合一”,我的攝影實(shí)踐讓我感悟到風(fēng)景攝影追求的正是“天人合一”的境界。人在大自然懷抱中,大自然也在人的眼睛中。通過(guò)選景拍攝,把大自然定格在鏡頭中,在創(chuàng )作者和欣賞者心中實(shí)現“物我相融”。這種感受很奇妙,是一個(gè)把身外景色納為心中景象的過(guò)程,也是一個(gè)容物于心的過(guò)程,更是一個(gè)以藝術(shù)覺(jué)悟人生的過(guò)程。正是對拍攝題材不斷進(jìn)行思考與藝術(shù)提煉,讓我從大自然萬(wàn)千景象的“色”中體悟到心靈深處萬(wàn)法歸一的“空”。運用西方發(fā)明的攝影術(shù),結合古今中外優(yōu)秀的藝術(shù)理論,創(chuàng )作出有自己獨立思考和視覺(jué)表達的藝術(shù)作品,是我努力的方向和目標。風(fēng)景攝影是美好的。如果我的攝影作品在給觀(guān)者帶來(lái)美的感受之余,還能引發(fā)對人與自然關(guān)系的思考,那將是我莫大的榮幸。


中國吉林   鄔毅  攝

中國遼寧   鄔毅  攝

作者簡(jiǎn)介
鄔毅,遼寧營(yíng)口人,建筑學(xué)博士,多年從事建筑設計、城市規劃工作。中國攝影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曾在國家級刊物上發(fā)表多篇作品,并在國內外攝影比賽中獲得獎項。在羅馬尼亞奧拉迪亞FIAP展覽中心舉辦《永恒》攝影專(zhuān)題展,攝影作品在英國、美國、法國、意大利、塞爾維亞、奧地利等多國展出。2020年,出版《冬之禪》畫(huà)冊。

原文刊載于2020年7期

路過(guò)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聯(lián)系客服 關(guān)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