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保田,生活中也是丑角

2020-9-21 09:34| 發(fā)布者:cphoto| 查看:14491| 評論:0|來(lái)自: 鐵蹦豆兒

摘要:《丑角爸爸》中李保田扮演《三岔口》中的劉利華畫(huà)冊《李保田作品》里有這樣一段有趣的自述,讀后不禁發(fā)笑。 “1996年我參加第六屆全國文藝工作者代表大會(huì ),會(huì )上總書(shū)記漿責民作了大會(huì )發(fā)言,洋洋灑灑說(shuō)了半天,其中 ...

《丑角爸爸》中李保田扮演《三岔口》中的劉利華

畫(huà)冊《李保田作品》里有這樣一段有趣的自述,讀后不禁發(fā)笑。

       “1996年我參加第六屆全國文藝工作者代表大會(huì ),會(huì )上總書(shū)記漿責民作了大會(huì )發(fā)言,洋洋灑灑說(shuō)了半天,其中有反對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極端個(gè)人主義的觀(guān)點(diǎn),還讓大家暢所欲言,充分討論。在小組討論的時(shí)候,我說(shuō)我講兩句,我說(shuō)我認為漿責民同志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上反對極端個(gè)人主義的觀(guān)點(diǎn)是有問(wèn)題的,我說(shuō)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就是要高舉個(gè)人主義的大旗。個(gè)人主義不是唯利是圖,不是損人利己的個(gè)人主義。創(chuàng )作的個(gè)人主義,就是我這一個(gè)與九千九百九十九個(gè)的不同,而且九千九百九十九個(gè)應該各個(gè)不同,這才叫做文藝創(chuàng )作的繁榮。不是個(gè)人的 ‘這一個(gè)的藝術(shù)’,一定不是好的藝術(shù),也就不是百花齊放的藝術(shù)。我講完了,全場(chǎng)掌聲?!@之后,我就永遠跟‘文代會(huì )’無(wú)緣了?!?/div>

       李保田常以丑角現身于銀屏。他的“丑角”博得觀(guān)眾一笑之余,還帶有幾分酸楚與無(wú)奈。沒(méi)想到這位先生竟然分不清藝術(shù)與現實(shí),在“全國文代會(huì )”這樣高大上的場(chǎng)合也玩兒了一把“丑角”。這真是“丑”到了骨子里,難怪他的丑角演得好。而實(shí)際情況是:“新中國70年的文藝實(shí)踐證明:文藝的繁榮、健康發(fā)展,其根本保證是堅持黨的領(lǐng)導?!?(見(jiàn)《人民日報》2019.9.20日《黨的領(lǐng)導是文藝繁榮的根本》一文)?!爸挥性邳h的領(lǐng)導下,社會(huì )主義文藝事業(yè)才能實(shí)現大發(fā)展大繁榮,才能出現百花齊放、碩果累累的生動(dòng)景象?!?(見(jiàn)《光明日報》2015.10.27日《黨的領(lǐng)導是社會(huì )主義文藝發(fā)展的根本保證》一文)。

李保田自畫(huà)像

       新中國的藝術(shù)明明是聽(tīng)黨指揮的藝術(shù),這個(gè)黨又明明聲稱(chēng)是“和人民群眾有著(zhù)天然的血脈關(guān)系”,“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的”,你保田先生卻強調“藝術(shù)就要極端的個(gè)人主義”。就此我懷疑,那會(huì )上的掌聲,很可能是給你喝的倒彩,而你這次明明是“演砸了”,還不自覺(jué),還不自省。

李保田自畫(huà)像

       屁股決定腦袋,老漿與老李屁股下的椅子不同,便有了不同的觀(guān)點(diǎn)。一個(gè)要大家“服從命令聽(tīng)指揮”,一個(gè)要“玩兒個(gè)性耍自由”,最終是誰(shuí)的屁股肥,誰(shuí)的椅子橫,誰(shuí)就是真理,誰(shuí)就說(shuō)了算。
       不難想見(jiàn),倘若人人都像李先生這樣“玩兒個(gè)性耍自由”,這個(gè)國家還不亂了套?中國還不變成了萬(wàn)惡的美帝?
       輕說(shuō),老李這是“尋釁滋事”;重說(shuō),你是在“威脅國家安全”,是犯了“顛覆國家政權罪”。若不是人家寬宏大量,你老李即使不蹲監獄,也早該在集中營(yíng)里過(guò)日子了。這還多虧了你是個(gè)漢族人。

李保田自畫(huà)像

       再看看你的畫(huà)冊里都是些啥東東。哪件作品有利于大國崛起?哪件作品體現了N個(gè)自信?哪件作品加固了防火墻?哪件作品歌頌了領(lǐng)袖元首?哪件作品與時(shí)俱進(jìn)地支持了“擺地攤兒”?哪件作品又與時(shí)俱進(jìn)地反對了“擺地攤兒”?難怪你的畫(huà)冊只能用國際書(shū)號。
       作為一個(gè)藝術(shù)家,以尋求美為己任,但這位保田先生卻缺乏尋求美的起碼能力。

李保田作品《百合》

       魯大爺早就說(shuō)過(guò):“做奴隸雖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為知道掙扎,畢竟還有掙扎的希望;若是從奴隸生活中尋出美來(lái),贊嘆、陶醉,就是萬(wàn)劫不復的奴才?!?/div>
       我覺(jué)得,魯迅關(guān)于奴隸與奴才的說(shuō)法,是不適于眼下的,其“尋出美來(lái)”的方略卻是永恒的“中式價(jià)值”。人家都讓你李保田去開(kāi)會(huì )了,你為什么不能在這會(huì )中尋出美來(lái)呢?那么好的會(huì )堂,那么好的吃喝,那么高的榮譽(yù),那么大的抬舉……那么難得的美。
       不但“尋不出美來(lái)”,很有些功成名就的保田同志甚至是脫不掉的苦命。你適逢太平盛世,卻連會(huì )堂的這把椅子都坐不穩,難道你就是個(gè)亂世災民的命?難道你非要過(guò)餓殍遍野、流離失所的生活?

李保田作品《看》

       魯迅還說(shuō)過(guò),中國幾千年一治一亂不斷循環(huán)的歷史,亂,是“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shí)代”;治,是“暫時(shí)坐穩了奴隸的時(shí)代”。
       而我們新中國的歷史都已經(jīng)70年了,早就擺脫了“治亂循環(huán)”。我們吃喝不愁,都是這個(gè)繁榮昌盛時(shí)代的既得利益者,我們憑什么不坐穩著(zhù)點(diǎn)兒?憑什么還擔心坐穩了就是奴隸?
       不僅如此,我們還要但愿,這大國盛世不要好景不長(cháng)。

川軍于2020.7.12午后

路過(guò)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聯(lián)系客服 關(guān)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