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保田作品》跳窗而出

2020-5-28 16:44| 發(fā)布者:cphoto| 查看:18962| 評論:0|原作者: 水車(chē)|來(lái)自: 中國攝影在線(xiàn)

摘要:李保田心存巴爾扎克的這句話(huà)至今:“拿破侖沒(méi)有拿劍完成的事,我要用筆完成?!边@是上世紀七八十時(shí)代中國青年人的激昂慷慨,幾十年走下來(lái),如今垂垂老矣的他們卻都成了唐吉柯德。
    標題/《李保田作品》跳窗而出
    作者/水車(chē)

    李保田說(shuō),我更看重我的美術(shù)創(chuàng )作,因為它比影視表演更自由更自我。
    “自由自我”的結果又怎樣呢?它首先會(huì )影響創(chuàng )作,讀者自然會(huì )看到李的美術(shù)作品與其塑造的影視角色之間的深層藝術(shù)差異。
    “自由自我”還有“環(huán)境后果”,就是只要你“自由自我”地在家里創(chuàng )作,鐐銬與枷鎖便會(huì )早早地潛伏在你的門(mén)口,時(shí)刻等待著(zhù)你的作品出門(mén)。你只好趁其打盹兒,讓作品跳窗而出,偷偷摸摸地在人跡稀疏處溜達。其實(shí)這已經(jīng)很是“社會(huì )進(jìn)步”了——敢在家里、能在家里“自由自我”地畫(huà),就該感恩戴德了。
    李保田心存巴爾扎克的這句話(huà)至今:“拿破侖沒(méi)有拿劍完成的事,我要用筆完成?!边@是上世紀七八十時(shí)代中國青年人的激昂慷慨,幾十年走下來(lái),如今垂垂老矣的他們卻都成了唐吉柯德。

    
    李保田研習美術(shù)幾十年,卻不大為人所知。
    他1986年就與哥們兒夏小萬(wàn)、姜國芳、楊飛云一起辦過(guò)聯(lián)展,后來(lái)的三十多年中,這三位畫(huà)作的名聲、賣(mài)價(jià)一路攀升,人們卻在另一條路上碰到了“宰相劉羅鍋”“警察李酒瓶”“保長(cháng)王麻子”“神醫喜來(lái)樂(lè )”“丑角爸爸”……
    演戲讓李保田得以糊口養家,也就不用惦記賣(mài)畫(huà)了。這使得他的美術(shù)創(chuàng )作多了一些內在的自由,于是畫(huà)起來(lái)傾注的心力就更大,于是賣(mài)作品就有了賣(mài)孩子一樣的舍不得。就這樣,他煞有介事、敝帚千金地畫(huà)了幾十年,結果就是鼓搗出了一堆不看任何人臉色的東西。畫(huà)商、藝術(shù)家、評論家,看著(zhù)這堆有點(diǎn)古怪的東西,很可能會(huì )覺(jué)得有點(diǎn)別扭。從市場(chǎng)、時(shí)尚、美學(xué)、藝術(shù)史脈絡(luò )的角度,也不大好給這些作品“歸堆兒”。然而這很可能便是李保田作品的一個(gè)重要特點(diǎn)。

    
    就“獨特、深刻、生動(dòng)”的藝術(shù)標準(這是我胡亂概括的標準),起碼要先把“獨特”抓到了手。李保田似乎抓到了。至于深刻與生動(dòng)與否,還請讀者自斷。很少發(fā)表作品,是因為李保田缺乏發(fā)表的興趣,況且有些他很喜歡的作品又“不適于發(fā)表”。至于發(fā)表作品可以謀得一點(diǎn)名聲,李說(shuō),我要那個(gè)名聲干嘛?

    
    關(guān)于自己飾演的角色,李曾說(shuō),大眾喜歡當然好,但我更在乎專(zhuān)家的評價(jià)。
    上世紀80年代李保田參演電視劇《好男好女》,之后仲呈祥捎來(lái)短信寫(xiě)到,唐弢、朱寨兩位老先生說(shuō),閣下的農民角色李金斗,前無(wú)古人恐怕也后無(wú)來(lái)者。李保田說(shuō),當時(shí)看到這封信,他好一番激動(dòng)。
    
    
    然而他很不愿意提及過(guò)往的成績(jì),對于自己飾演過(guò)的角色也有著(zhù)超越表演的認知。
    保田以《宰相劉羅鍋》而開(kāi)始在民間名聲大噪??汕皫啄觌娨暸_紀念《宰相劉羅鍋》多少年,組織談話(huà)節目,他拒絕參加。我問(wèn)為什么,懷舊一下不行嗎?他說(shuō):“事情過(guò)去了就過(guò)去了,再談沒(méi)有意思。二是我跟那些人不是一路,不想同臺。三是“劉羅鍋”雖然有點(diǎn)民間意識,但本質(zhì)上還是皇帝的爪牙,有什么可談的?我怎么可能參加這種節目?”

    
    在美術(shù)創(chuàng )作方面,李說(shuō)自己是既自信,也有些自卑。因為自己終歸不是科班出身。也因此他會(huì )更看重“專(zhuān)家的意見(jiàn)”,還說(shuō)想知道陳丹青的真實(shí)看法。然而我倒另有看法——何必在乎“專(zhuān)家意見(jiàn)”?原因是,如今連仲呈祥水平的專(zhuān)家都很難找到了。仲呈祥一直在體制內,還能說(shuō)一些行話(huà),而如今的藝評家們,別說(shuō)體制內的,就是體制外的,又有幾個(gè)人的話(huà)值得聽(tīng)一聽(tīng)?把如今的中國各個(gè)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放到世界上,90%以上的都不能入流,人文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混子更多,甚至“越專(zhuān)家”,往往越糟糕,糟糕得連審美本能都死掉了。

    
    幾十年來(lái),我對李保田作品的認知也有個(gè)變化的過(guò)程:直覺(jué)的認識——藝術(shù)套路的認識——本能+理性的認識。相對應的評價(jià)則是:很奇特很驚艷——不大專(zhuān)業(yè)——還是很值得欣賞的。其作品藝術(shù)價(jià)值比較突出的幾點(diǎn)是:獨特、真誠、有靈魂、不失精神高度。

    
    其實(shí),一個(gè)個(gè)性鮮明、優(yōu)點(diǎn)缺點(diǎn)都比較極致的人,只要他是善的,只要他不裝且勤奮,其作品大凡是可以讀一讀的。

    
    畫(huà)畫(huà)能夠修身養性,面世與否又如何?這當然在理。但李保田畫(huà)畫(huà)恰恰不是這么個(gè)路數,而且正相反。他是身心俱損地畫(huà),是跟自己跟世界較著(zhù)勁兒地畫(huà),是靈魂自我撕打得見(jiàn)了血地畫(huà),是表達自我又觀(guān)照著(zhù)社會(huì )地畫(huà)。為什么是這個(gè)畫(huà)法兒呢?悠悠哉地畫(huà)不好嗎?簡(jiǎn)單說(shuō),是個(gè)性使然,是三觀(guān)使然;復雜說(shuō),則能寫(xiě)一本《藝術(shù)論》。
    
    
    張大千的畫(huà)也算說(shuō)得過(guò)去,但因為對他的為人有幾分不滿(mǎn),導致其作品中的俗氣在我這里被放大。欣賞作品與欣賞作者有著(zhù)微妙的聯(lián)系。從1986年至今,我對李保田的作品實(shí)在是有些麻木了,如今我更加欣賞的是作品后面的那個(gè)人。

    
    藝術(shù)家多與圣賢無(wú)關(guān),這些“上帝之猴”往往一身的毛病,甚至堪稱(chēng)世俗標準下的忤逆之徒。然而好的藝術(shù)家也有獨有的可愛(ài),便是真實(shí)與自由,便是本能與本性的不羈與飛翔。如果再有幾分深邃、正義與堅守,就更好了。單只說(shuō)堅守,李保田身上就有一個(gè)令人信服實(shí)例,就是對找上門(mén)來(lái)的、唾手可得的鈔票的拒絕。一路拒絕下來(lái),數以?xún)|計,這使得他的資產(chǎn)與同等影視地位的人,是天壤之別。然而這個(gè)“硬指標”的背后是什么呢?如此不識時(shí)務(wù)之人的藝術(shù)作品又會(huì )是怎樣的呢?如果有這樣一個(gè)與我毫不相干的人,我照樣也會(huì )對其作品其人感興趣的。我甚至想過(guò),這類(lèi)的人若能夠花大力氣做成一件事,很可能包含著(zhù)“神的召喚”,而人類(lèi)史上堪稱(chēng)偉大的藝術(shù)作品,又很可能是包含著(zhù)幾分神意、神力的。

    
    那么這幾百件作品以后怎么辦呢?李說(shuō)最好一并送給相互看得上眼的美術(shù)館,以保持自己幾十年創(chuàng )作的整體性。有了這樣的心情,便可知他對于出版《李保田作品》是在意的。有了這本畫(huà)冊,就等于整體性地向世人呈現了自己的作品。然而因為是“跳窗而出”,所以又有了不能“正常呈現”的遺憾。
    

    
    畫(huà)冊就要印刷了,保田問(wèn)還能不能在最后加一幅近期的自畫(huà)像。我問(wèn)這重要嗎,他說(shuō)重要。畫(huà)冊出版后,我說(shuō)里面有了各個(gè)時(shí)期的自畫(huà)像,這幅為何重要?他說(shuō)這一幅是我的現狀——老了,但還不服,卻又無(wú)奈,對于逝去的青春內心還在抓撓,卻又不得不面對衰老、丑陋與死亡。

    
    聽(tīng)了他的這番話(huà),我慶幸編輯畫(huà)冊時(shí)將訪(fǎng)談文字中間的一段文字提到了開(kāi)篇:
    “人老了,力透紙背的精液已經(jīng)沒(méi)有了,只剩下了斑斑尿漬。畢加索晚期的、最后一兩年的情色作品,就是這樣的感覺(jué)。有些藝術(shù)家從陽(yáng)痿的那天開(kāi)始創(chuàng )造力就沒(méi)有了,意志夸了,精神垮了。他們的一些作品因為情色,不能被世俗容忍,甚至被恥笑為一個(gè)變態(tài)的老混蛋畫(huà)的東西?!?/font>
    不經(jīng)意間,這段話(huà)與最后的自畫(huà)像,竟然形成了首尾呼應。

    
    我又問(wèn),簽了幾十本畫(huà)冊了,如今冷靜下來(lái)了,您對這本畫(huà)冊的客觀(guān)評價(jià)是什么?
    他說(shuō):“不管是好是壞,我做到了盡量跟他們不一樣,僅此而已。我表達了真實(shí)的自我,這也就夠了?!?/font>

    
    聊到今后怎么畫(huà),他說(shuō)還是想與時(shí)代有更緊密的聯(lián)系。不想將內心的時(shí)代憤懣淡化,搞那些老來(lái)超脫的東西。說(shuō)自己不是那種漠視國家、民族命運的人。
    我暗想,這樣的作品,還得跳出窗戶(hù),而在藝術(shù)上,還面臨著(zhù)時(shí)代性與永恒性的美學(xué)難題。
    

    

    

    對《李保田作品》畫(huà)冊感興趣者可掃二維碼具體咨詢(xún)?;蛩盐⑿琶?“zhchenweilu咨詢(xún)。
《李保田作品》中國攝影在線(xiàn)有售,每部1000元人民幣。
                                                    2020-5-23

路過(guò)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相關(guān)閱讀

聯(lián)系客服 關(guān)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