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前光:令毛主席淚流滿(mǎn)面的相機

2021-9-3 15:10| 發(fā)布者:cphoto| 查看:9077| 評論:0|來(lái)自: 中國攝影報

摘要:8月27日,中國文聯(lián)黨組成員、副主席李前光以《以史為鑒 開(kāi)創(chuàng )未來(lái)——一部珍貴的相機》為題,在中國攝協(xié)講授專(zhuān)題黨課。正是這次黨課,揭開(kāi)了中國攝協(xié)的重要革命文物——一部令毛主席淚流滿(mǎn)面的相機塵封60多年的動(dòng)人故 ...

8月27日,中國文聯(lián)黨組成員、副主席李前光以《以史為鑒 開(kāi)創(chuàng )未來(lái)——一部珍貴的相機》為題,在中國攝協(xié)講授專(zhuān)題黨課。
正是這次黨課,揭開(kāi)了中國攝協(xié)的重要革命文物——一部令毛主席淚流滿(mǎn)面的相機塵封60多年的動(dòng)人故事。


毛主席為何淚流滿(mǎn)面?


毛澤民

這部相機是毛澤民烈士的遺物。

毛澤民曾入選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名單。1921年參加革命,是毛澤東主席的弟弟。曾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行長(cháng),工農民主政府國民經(jīng)濟部部長(cháng)。1945年,在毛澤民烈士犧牲兩年之后,這部相機被輾轉送到延安。毛主席面對相機不禁淚流滿(mǎn)面,從此珍藏。


相機如今何在?



雅昌藝術(shù)數據業(yè)務(wù) 拍攝

1947年3月,國民黨調集大軍進(jìn)攻陜北解放區,在大部隊即將撤離延安前的一天傍晚,毛主席把攝影家程默叫到窯洞,把相機托付給他保管使用。

在轉戰陜北的艱苦歲月里,程默獨此記錄下了珍貴的歷史影像,這部相機也跟隨程默見(jiàn)證了偉大的歷史性轉折。在此后的歲月里,程默一直將這部相機帶在身邊。1956年中國攝影學(xué)會(huì )(中國攝影家協(xié)會(huì )前身)成立后,時(shí)任學(xué)會(huì )主席的石少華號召老一輩攝影工作者、學(xué)會(huì )領(lǐng)導捐獻攝影文物,程默于1960年將這部相機捐贈給中國攝影學(xué)會(huì )。

相機長(cháng)什么樣?



這部120折疊相機流行于20世紀三四十年代,使用120膠卷,畫(huà)幅尺寸為6×9厘米(也可拍攝645畫(huà)幅)。

相機的所有文字符號信息都集中在鏡頭部位。據器材專(zhuān)家、《中國攝影》雜志副主編陳奇軍考證,鏡頭部位最內圈如下文字信息:“Velostigmat 1:4,5 F=10,5 cm. Nr.154913.”,“Velostigmat”是美國鏡頭品牌“沃倫薩克”(Wollensak)的一種光學(xué)設計名稱(chēng);后面的信息是:最大光圈F4.5(外部光圈刻度顯示有F4.5、F5.6、F8、F11、F16、F22六擋);鏡頭焦距10.5 cm(105mm),鏡頭編號為Nr.154913。

相機上最明顯的字符是鏡頭外圈的“COMPUR”,通常譯為“康帕”,是20世紀早中期德國的一種著(zhù)名鏡間快門(mén)。與“COMPUR”對稱(chēng)的字符是“F.Deckel-München”,這是生產(chǎn)康帕快門(mén)的公司名字。幾個(gè)詞結合起來(lái)表達的意思是F.德克爾在慕尼黑生產(chǎn)的康帕快門(mén)。鏡頭外圍還有一個(gè)F.德克爾公司的logo,由公司創(chuàng )始人弗里德里?!さ驴藸枺‵riedrich Deckel)姓名的頭兩個(gè)字母“FD”組合而成。還有一個(gè)大寫(xiě)字母“V”,是F.德克爾公司于1928年開(kāi)發(fā)出的V型康帕快門(mén)標志,該型號的快門(mén)擁有自動(dòng)定時(shí)器,可用于自拍。

除上述信息之外,相機上別無(wú)其他字符。從機身使用痕跡來(lái)看,也不像銘牌丟失或者印字、壓字被磨掉的情況。那么,這臺相機到底是什么品牌、何種型號呢?

陳奇軍提出,盡管“COMPUR”這幾個(gè)字符最大,但它只是快門(mén)類(lèi)型;再談“Velostigmat”,它只是美國沃倫薩克公司一種光學(xué)設計名稱(chēng),沒(méi)有被用作相機品牌。我們也不能憑借外形相似就能確定這部相機就是弗蘭卡Rolfix。

這部由多個(gè)廠(chǎng)家配件組裝的相機,似是無(wú)名產(chǎn)品,期待器材專(zhuān)家能借此進(jìn)一步研究,揭開(kāi)“謎底”。

相機的故事為何剛被發(fā)掘?


程默之子程京京,向李前光、鄭更生等動(dòng)情分享了程默的不凡攝影歷程與那部珍貴相機背后的故事。張雙雙 攝

當年,捐贈相機登記信息有誤,加上時(shí)間久遠,保管人員幾經(jīng)更換,這臺相機背后的故事一直淹沒(méi)于歷史深處。直到2021年6月,中國攝影報社在程默家鄉江蘇鎮江丹徒區舉辦的“程默杯”全國攝影作品展啟動(dòng)儀式后,在參觀(guān)新四軍四縣抗敵總會(huì )紀念館內的程默攝影陳列室時(shí),程京京向中國攝影報社社長(cháng)趙迎新談起程默捐贈相機一事,中國文聯(lián)、中國攝協(xié)高度重視,由此,這段鮮為人知的塵封歷史才被發(fā)現挖掘、逐漸清晰。



程默是誰(shuí)?

1945年程默在延安。

1946年,在延安棗園窯洞前,程默(右)為毛主席拍攝。

2006年5月,程默在家中。 付黨生 攝

2006年5月,程默應邀參加中國攝協(xié)成立50周年紀念大會(huì )。付黨生 攝

程默是黨的第一代新聞電影家、攝影家。他在80多年的攝影生涯中,親身經(jīng)歷和見(jiàn)證了近現代中國風(fēng)云變幻,中國革命走向勝利及時(shí)代發(fā)展的潮起浪涌。他拍攝的魯迅先生葬禮和悼念儀式,是目前我國唯一記錄魯迅先生葬禮的電影史料;在侵華日軍對重慶進(jìn)行大轟炸期間,他用攝影機記錄下了日寇的野蠻罪行;在延安電影團從事攝影工作期間,他用攝影機和照相機拍下了那里發(fā)生的許多重大事件和毛澤東等中央領(lǐng)導的工作生活鏡頭,并記錄下生動(dòng)的軍民影像;在撤離延安的重大戰略轉折中,程默是唯一記錄下這段歷史的攝影師;解放戰爭時(shí)期,程默以相機作武器,冒著(zhù)槍林彈雨堅持在各個(gè)前沿陣地拍攝;現在我們看到的開(kāi)國大典的紀錄片也是由他參與攝制的。

2006年12月22日,中國攝協(xié)成立50周年紀念大會(huì )上,程默被表彰為“突出貢獻攝影家”。2014年,程默于北京逝世,享年98歲。

1946年,毛主席在棗園窯洞內寫(xiě)作。 程默 攝

1947年,毛主席在轉戰陜北的行軍途中。程默 攝

解放軍攻克宜川。 程默 攝

開(kāi)國大典 程默 攝

老一代革命藝術(shù)家、中國文聯(lián)名譽(yù)主席周巍峙曾撰文對程默這樣評價(jià):他用手中的攝影機和照相機真實(shí)地記錄著(zhù)歷史,用影像成就了“一部沒(méi)有文字卻勝似文字的中國革命史的寫(xiě)照”。

毛主席為何將相機托付程默?

1947年3月,中共中央決定主動(dòng)撤離延安時(shí),程默是當時(shí)在延安的唯一一名攝影師。由此他背負著(zhù)毛主席親手托付的相機,也背負了毛主席沉甸甸的囑托。

程默在回憶錄中,曾有這樣的記錄:1947年8月下旬,程默和凌子風(fēng)奉命去朱官寨村黨中央指揮部工作。在朱官寨,程默幾次請示拍攝毛主席的個(gè)人鏡頭,他總是不同意。程默說(shuō):“主席,全國人民都很關(guān)心您,拍些鏡頭,可以滿(mǎn)足群眾的愿望?!笨墒敲飨倧娬{:“你們要節約一些膠片,多拍一些戰士和群眾,多拍一些新人新事,不是更好嗎?”

毛主席與中國攝協(xié)有何佳話(huà)?

李前光在黨課中提到了毛主席和中國攝協(xié)的一段佳話(huà):在中國文藝發(fā)展史上,石少華是唯一被毛主席邀請到家里聽(tīng)取工作匯報并留下影像的全國文藝家協(xié)會(huì )主席。1962年7月24日,毛澤東同志在中南海住所接見(jiàn)石少華同志,其間問(wèn)道:“你們叫中國攝影學(xué)會(huì ),為什么不叫中國攝影家協(xié)會(huì ),如同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那樣?”石少華解釋道:“攝影事業(yè)比較年輕,在藝術(shù)領(lǐng)域中還是個(gè)小弟弟,與其他協(xié)會(huì )相比還存在一定差距。用‘學(xué)會(huì )’可以團結更廣泛的攝影人,等將來(lái)成熟時(shí)再考慮改名?!泵飨瘜Υ吮硎举澩骸澳銈冞@樣考慮也對,你們要我題名,我寫(xiě)了兩個(gè),一個(gè)是‘中國攝影學(xué)會(huì )’,一個(gè)是‘中國攝影家協(xié)會(huì )’。另一個(gè)題名,你們將來(lái)也許會(huì )有用的?!痹谥袊穆?lián)所屬13個(gè)全國文藝家協(xié)會(huì )中,享此殊榮者,唯有中國攝協(xié)。在17年后的1979年,“中國攝影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名正式啟用。這是歷史性的英明,也是攝影人的驕傲,更是毛主席的激勵和對繁榮發(fā)展攝影事業(yè)的殷切期望。

毛澤東題寫(xiě)刊名的1963年第1期《中國攝影》雜志。

首次啟用毛澤東題寫(xiě)刊名的2019年第10期《大眾攝影》珍藏版。

本報自今年7月2日起,鄭重啟用毛體報頭。

毛主席的手書(shū)刊名,早已成為《中國攝影》雜志的顯著(zhù)標識;2019年10月,《大眾攝影》封面啟用毛澤東于1959年題寫(xiě)的刊名;今年7月,中國攝影報啟用毛體集字報頭。

中國攝協(xié)分黨組書(shū)記、駐會(huì )副主席鄭更生表示,中國攝協(xié)將把這臺“紅色相機”送至銀行專(zhuān)業(yè)級保險柜中,與毛主席手書(shū)一同妥善保存。

這都是中國攝協(xié)用好紅色資源、賡續紅色血脈的具體舉措。

為何專(zhuān)題黨課反響非凡?


李前光圍繞毛主席托付給攝影家程默的相機,在中國攝影家協(xié)會(huì )講授專(zhuān)題黨課。聆聽(tīng)生動(dòng)鮮活的黨課,親見(jiàn)現場(chǎng)展示的珍貴紅色文物,中國攝協(xié)廣大干部職工深受鼓舞。張雙雙 攝



講座引發(fā)熱烈反響,令人倍感振奮。張雙雙 攝

在專(zhuān)題黨課之前,這部“紅色相機”的背景信息只有寥寥幾個(gè)字——毛澤民同志使用過(guò)的照相機。

黨課以生動(dòng)的故事、豐富的影像、真切的實(shí)物、鮮明的導向和巨大的感染力,引起了大家的熱烈反響。大家認為,李前光在黨課中通過(guò)鮮為人知的生動(dòng)史料,引用經(jīng)典鮮活的案例和豐富的歷史圖片,以多媒體視聽(tīng)形式,全方位解讀了這部珍貴的相機傳承的紅色精神和現實(shí)意義,回顧了中國共產(chǎn)黨艱辛而輝煌的崢嶸歲月和中國革命攝影史中的動(dòng)人故事。中國攝協(xié)的工作人員感受到了“紅色相機”及其故事的巨大感召力。毛主席對中國攝協(xié)的關(guān)心、對攝影工作者的囑托,更是讓大家心潮澎湃,自豪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深刻感受到攝影在百年進(jìn)程中的責任擔當,體會(huì )到唯人民與時(shí)代不可辜負,將引領(lǐng)黨員干部感悟紅色力量,汲取紅色精神,傳承紅色基因,賡續紅色血脈。


李前光以多媒體視聽(tīng)形式全方位地解讀了這部珍貴的相機傳承的紅色精神和現實(shí)意義。張雙雙 攝



專(zhuān)題黨課深入挖掘毛主席托付給攝影家的相機背后的現實(shí)意義,對中國攝協(xié)廣大青年黨員來(lái)說(shuō),是一次生動(dòng)鮮活的黨史學(xué)習教育,一堂飽含愛(ài)國主義和紅色精神的思政課。張雙雙 攝

李前光表示,這次黨史學(xué)習教育活動(dòng),是中國攝協(xié)貫徹落實(shí)中國文聯(lián)黨組關(guān)于黨中央用好紅色資源,賡續紅色血脈要求的一次具體實(shí)踐。李前光強調,在延安大撤退的歷史性時(shí)刻,毛主席把這部珍貴的相機托付給攝影家程默同志,意味深長(cháng)。這既是烈士的遺物,也是革命的武器,更是“多拍群眾”、文藝為人民的囑托,讓我們更加深刻地理解習近平總書(shū)記對文藝工作者以人民為中心創(chuàng )作導向的要求。我們今天的攝影人,要投身偉大時(shí)代,堅定服務(wù)人民,聚焦火熱生活,不讓歷史留下空白。


在黨課上,大家圍繞著(zhù)中國攝協(xié)珍藏的紅色歷史文物感慨萬(wàn)千。張雙雙 攝


在專(zhuān)題黨課現場(chǎng),毛主席托付給攝影家程默的相機、白求恩使用過(guò)的相機、革命烈士雷燁帶血的日記本等重要文物一同展示。中國攝協(xié)珍藏的紅色歷史文物,將引領(lǐng)黨員干部感悟紅色力量,汲取紅色精神,傳承紅色基因,賡續紅色血脈。張雙雙 攝

程默之子、中國婦女外文期刊社原攝影部主任程京京也在黨課上動(dòng)情地分享了程默的不凡攝影歷程與那部珍貴相機背后的故事。

程京京講述父親程默的紅色攝影歷程與那部珍貴相機的背后的故事。張雙雙 攝

鄭更生主持專(zhuān)題黨課。中國攝協(xié)分黨組成員、秘書(shū)長(cháng)高琴,分黨組成員、副秘書(shū)長(cháng)彭文玲,分黨組成員、副秘書(shū)長(cháng)、副主席居楊出席。中國攝協(xié)全體黨員、處級以上干部聆聽(tīng)了黨課。


延安寶塔山下,軍事訓練熱火朝天。程默 攝

1

路過(guò)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剛表態(tài)過(guò)的朋友 (1 人)

聯(lián)系客服 關(guān)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