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在亮馬港灣,邂逅一場(chǎng)黑白攝影藝術(shù)盛宴

2024-4-28 10:35| 發(fā)布者:zhcvl| 查看:1926| 評論:0|來(lái)自: 北京青年報

摘要:路萬(wàn)江收藏的蒙托克相機 (19世紀末)陳長(cháng)芬使用大畫(huà)幅相機進(jìn)行創(chuàng )作的一個(gè)場(chǎng)景何崇岳 《鏡像·紅色時(shí)代》系列馮建國 《西部旅路》系列辛樹(shù)臣 《消失的熱點(diǎn)》系列陳生平 金庸題詞碑·老磨灣朱巖 西藏·班公措陳長(cháng)芬 ...

陳長(cháng)芬使用大畫(huà)幅相機進(jìn)行創(chuàng )作的一個(gè)場(chǎng)景、

周潤發(fā) 無(wú)題1


周潤發(fā) 無(wú)題2

亮馬河向東六七里,一路綠籬蜿蜒,海棠繽紛。夾岸數百步,忽逢鉑宮閘,坐落在河畔的“亮馬港灣大廈”黃墻拱窗,盡顯歐式建筑風(fēng)情。新的藝術(shù)空間“土作社”依傍其間,推開(kāi)它的玻璃門(mén),走進(jìn)光影里的人們,像是推開(kāi)了世界的門(mén),流連在高低錯落的黑白攝影作品之間,感受到極致、個(gè)性、多元的視覺(jué)沖擊。

4月20日,一場(chǎng)別開(kāi)生面的手工銀鹽大畫(huà)幅經(jīng)典原作展在亮馬港灣土作社畫(huà)廊開(kāi)幕,吸引了眾多攝影愛(ài)好者和藝術(shù)鑒賞家前來(lái)觀(guān)賞。此次展覽集結了陳長(cháng)芬、陳生平、馮建國、何崇岳、辛樹(shù)臣、鐘世賢、鐘旭東、朱巖、周潤發(fā)(鐘旭東先生收藏)等頂級攝影師的手工銀鹽大畫(huà)幅經(jīng)典原作,甫一亮相,引發(fā)關(guān)注。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最早在中國使用大畫(huà)幅相機、直到現在還在進(jìn)行創(chuàng )作的攝影師群體,這些作品都是藝術(shù)家們親自完成每一個(gè)創(chuàng )作步驟,并依據收藏級標準精心制作的限量版作品。他們對黑白攝影的全過(guò)程有深刻的感受和體會(huì ),其制作材料和工藝可與國際水準相媲美,體現了攝影作品的收藏與藝術(shù)價(jià)值。從這些代表了中國頂級攝影藝術(shù)家的作品中,人們除了能夠深切感受到藝術(shù)家運用大畫(huà)幅攝影以“術(shù)”對事物和景象的記錄、思考,還能夠感受到攝影與歷史、文化、藝術(shù)的緊密連接和深刻交融。

原始攝影技術(shù)和內心最貼切

什么是手工銀鹽?手工銀鹽,是一種傳統攝影工藝,主要用于黑白攝影過(guò)程。它的核心技術(shù)在于利用銀鹽(一種主要成分為氯化銀和溶劑的化學(xué)物質(zhì)混合物)的光敏性,在攝影過(guò)程中,銀鹽溶液被涂在感光材料上,如膠片或照相紙。當這些材料暴露在光線(xiàn)下時(shí),銀鹽會(huì )發(fā)生化學(xué)反應,形成黑色的銀顆粒,從而記錄下圖像。一般來(lái)說(shuō),銀鹽工藝包括感光、暗房處理等過(guò)程,它要求攝影師在暗房中進(jìn)行長(cháng)時(shí)間的精心制作,每一步都需要嚴謹的操作和精細的調整。正是這種對技術(shù)的極致追求和對藝術(shù)的執著(zhù)堅守,使得手工銀鹽大畫(huà)幅作品具有獨特的魅力和價(jià)值。

為什么要做這個(gè)展覽?“土作社”藝術(shù)空間主理人、策展人陳鵬直言,攝影有圈子,收藏有群體,時(shí)至今日,大畫(huà)幅的忠實(shí)擁躉其實(shí)遍布世界各地。特別是銀鹽手工生來(lái)只有一次機會(huì ),就像羅蘭巴特所說(shuō):“只發(fā)生過(guò)一次?!痹趫讨?zhù)的藝術(shù)家或愛(ài)好者們看來(lái),更為先進(jìn)的數字影像系統,甚至AI的迅疾發(fā)展,也并沒(méi)有完全取代這種對留“真”的執念,以及傳統手工帶來(lái)的成就感?!捌鋵?shí)這次展覽中有的作品時(shí)間很長(cháng)了,這確實(shí)是一個(gè)現實(shí),大畫(huà)幅藝術(shù)家大多不是商業(yè)類(lèi)型的藝術(shù)家,他們需要一些時(shí)間的積淀,而且基本上拍攝完成進(jìn)行銷(xiāo)售可能就這一套,他們雖然在行業(yè)里很有名,但在**上呈現得不太多,我就想在這種大眾的空間能階段性地把這些作品呈現出來(lái)。另外,藝術(shù)家如果經(jīng)常有一些聚會(huì ),可能會(huì )給他們帶來(lái)一些靈感,我也樂(lè )見(jiàn)這樣的交流?!?/p>

展覽作品有怎樣的選擇標準?“作品都是藝術(shù)家自己挑選的,我只有一個(gè)標準,就是大畫(huà)幅拍攝、傳統手工制作。他們都是非常成熟的藝術(shù)家,一人一個(gè)經(jīng)歷,一人一個(gè)想法,一人一個(gè)觀(guān)點(diǎn),所以辦這個(gè)展我就是把前期工作一定要做好,這個(gè)必須要有眼光,要看原作,我只有一條,你就再是名人給我拿過(guò)來(lái),東西不靈,我不會(huì )選?!睂?zhuān)業(yè)學(xué)古籍修復的陳鵬篤定地說(shuō)。令陳鵬欣慰的是,現場(chǎng)人們欣賞作品時(shí)的那種感動(dòng),“格外美好,值得珍視”。

如今,大畫(huà)幅銀鹽影像工藝已不再是日常圖像獲取手段,但從現場(chǎng)攝影師熱切的交流能夠感受到,當他們貓著(zhù)腰,一頭鉆進(jìn)冠布籠罩的黑暗中,就會(huì )不由自主興奮到心跳加速、屏息凝神。那黑色的取景屏像心的鏡窗,外面的景象通過(guò)眼睛、大腦發(fā)生轉化,直接由“看”到“見(jiàn)”,一方“外面的世界”由此生成“心靈的世界”。正是許多大畫(huà)幅攝影師所體會(huì )到的獨有美妙,再加上后期沉浸在暗房中晝夜操作的激動(dòng)與期待,使藝術(shù)家們在影像本身的價(jià)值與延展中享受到極大的樂(lè )趣。

陳鵬認為,沒(méi)有攝影術(shù)就沒(méi)有所謂的“當代”藝術(shù)。他舉例說(shuō)明,影像代替文字和哲學(xué)的空白;印象派的看似理性的色彩表現方法,亦無(wú)不源于攝影的色彩呈現方法,從梵高、莫奈、馬奈、畢加索等諸多藝術(shù)家都沒(méi)有逃過(guò)攝影的影子。而所謂“當代藝術(shù)”離開(kāi)了攝影更是不可想象的,電影藝術(shù)就更別提了,“雖然AI技術(shù)更可以延展大眾思維空間,但接近現實(shí)的原始攝影技術(shù),是和內心最貼切、最具說(shuō)服力的展示工具之一!”

周潤發(fā)的兩幅《無(wú)題》很有味道



一幅巨大的銀鹽作品《水車(chē)》懸掛展館正中,畫(huà)面細膩,質(zhì)感真實(shí),令人仿佛置身于攝影師所捕捉的瞬間,如夢(mèng)如幻。這幅作品的創(chuàng )作者,是大畫(huà)幅攝影的領(lǐng)軍人物陳長(cháng)芬,他謙虛地表示,這些作品是在他在“長(cháng)城”“日月”等大題材創(chuàng )作之余,斷續隨手“撿”的,“再也沒(méi)有(這樣的景象)了?!?/p>

凝神細看,巨大的水車(chē)滾動(dòng)著(zhù),循環(huán)往復,竹林掩映,波光蕩漾,遠山連綿,若隱若現。竹、山、水,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話(huà)題,表現在詩(shī)畫(huà)文字里都有,而“攝影可以表達情感和觀(guān)念,當然自然現象是唯一可考和真實(shí)的,不做攝影的后期虛幻的創(chuàng )意,這也是我對攝影的忠誠與致敬!”陳長(cháng)芬感嘆。

一百多年來(lái),攝影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記錄著(zhù)自然與人類(lèi)**生活。上世紀九十年代,當時(shí)的《中國攝影家雜志》刊發(fā)一系列陳長(cháng)芬以大畫(huà)幅相機拍攝的作品和相關(guān)文章,讓讀者感受到細節和完美畫(huà)面的魅力,許多攝影家加入到大畫(huà)幅拍攝的行列,開(kāi)啟了中國以大畫(huà)幅攝影為載體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新時(shí)代?!白蛱?,科技發(fā)明給藝術(shù)帶來(lái)活力;今天,高新技術(shù)給藝術(shù)帶來(lái)沖擊;明天,新的思維將給藝術(shù)帶來(lái)的又是什么?”彼時(shí),陳長(cháng)芬就提出這樣的追問(wèn)和思考,他認為,未來(lái)的科學(xué)技術(shù)主宰著(zhù)人類(lèi)的前途和命運,當代藝術(shù)家對此應該有所了解和思考,藝術(shù)作品也應該以此作為“時(shí)代感”的一個(gè)重要標志。只有這樣,才能有機地去借鑒、繼承和發(fā)揚民族的傳統文化和藝術(shù)。

本次展覽亮點(diǎn),要數鐘旭東收藏的周潤發(fā)《無(wú)題1》《無(wú)題2》,都是獨版一張,十分稀罕。它們不僅展現了周潤發(fā)運用大畫(huà)幅攝影對靜物的記錄和思考,也表達了他對藝術(shù)的獨特理解和感悟。作為周潤發(fā)的好友,鐘旭東直言,“我來(lái)北京搞攝影,作為朋友他送了我這兩幅作品。周潤發(fā)的第一個(gè)工作是在一個(gè)相機店當伙計,他偏愛(ài)黑白攝影,對大畫(huà)幅情有獨鐘,認為黑白照片很有味道。他后來(lái)參加香港無(wú)線(xiàn)電視臺的藝員訓練班,開(kāi)始進(jìn)入演藝行當,被人們熟知。他出去拍照有點(diǎn)問(wèn)題,總被圍觀(guān),所以他早年拍了很多靜物。他親手沖洗照片,連沖洗藥水都是專(zhuān)門(mén)從美國訂購。這兩幅作品都是孤品,只做了一張?!痹阽娦駯|看來(lái),“周潤發(fā)之所以獲得成功,演技之外,還是跟他為人處世有關(guān)。他生活很簡(jiǎn)樸,他自己說(shuō),我就是一個(gè)香港土生土長(cháng)漁民的孩子。他多次將攝影作品進(jìn)行義賣(mài),所得善款用于支持各種慈善事業(yè)?!敝軡櫚l(fā)對構圖、光線(xiàn)和色彩的敏銳把握,令觀(guān)者贊嘆不已,有一種陳年老物、歷久彌香的味道。

攝影距離收藏有多遠?在陳長(cháng)芬看來(lái),我們民族深厚的收藏意識和良好傳統,意味著(zhù)未來(lái)我國攝影藝術(shù)收藏市場(chǎng)的巨大潛力,更重要的是,我們得天獨厚的攝影資源將為國際攝影作品收藏市場(chǎng)提供一個(gè)寬闊的平臺,并由此產(chǎn)生無(wú)窮的魅力?!?1世紀應該是一個(gè)包容的時(shí)代,在藝術(shù)領(lǐng)域中,各種流派、風(fēng)格和表現手法等等更能容易找到各自的自由空間。以我們優(yōu)秀的傳統文化做根基,加上先進(jìn)的現代文明觀(guān)念,再加上超前意識的思考,就可以蘊造一個(gè)巨大的‘藝術(shù)能量’(藝能),創(chuàng )作出無(wú)愧于新世紀的偉大作品?!?/p>

我的作品就是我生命的另一面

在現場(chǎng),《金庸題詞碑》《沈從文題詞碑》等人文作品吸引了不少年輕觀(guān)眾,作者陳生平專(zhuān)門(mén)從張家界趕來(lái)與大家交流。他坦言自己從小就生活在張家界,19歲參加工作就在張家界景區。20歲那年報名去照相館學(xué)攝影,他拍攝的很多張家界的宣傳照片,至今在網(wǎng)上傳播。2005年接觸互聯(lián)網(wǎng)以后,閱讀西方攝影史給他帶來(lái)很多啟發(fā),他開(kāi)始學(xué)布列松、亞當斯……不斷溯源,搭建起自我的學(xué)習體系,沉浸其中,樂(lè )此不疲。

后來(lái),陳生平敏銳地捕捉到被人們所忽略的自然風(fēng)景背后的“人造的風(fēng)景”,逐漸明確了探索方向“張家界之自然空間與人的關(guān)系”。為什么叫“人造的風(fēng)景”?他坦言,上世紀八十年代張家界還是一片相對原始的自然狀態(tài),40多年來(lái)隨著(zhù)**進(jìn)步、時(shí)代發(fā)展,張家界由一座不名之山變成了舉世矚目的世界自然遺產(chǎn)地——武陵源。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就產(chǎn)生了很多故事,比如早期游客在巖石上的涂鴉形成一道風(fēng)景、很多文化名人的題詞刻碑等等,形成了風(fēng)景中的風(fēng)景;還有一些走紅網(wǎng)絡(luò )的打卡點(diǎn),比如86版西游記三打白骨精的取景地,很多人去找孫悟空捉白骨精的那棵樹(shù)、當年飛佛經(jīng)的石頭,景區也鋪上了石板,石頭也刻上了金鞭巖,成為一個(gè)熱門(mén)景點(diǎn)?!斑@些人參與其中留下的痕跡已經(jīng)形成了一個(gè)文化的現象,它其實(shí)是一個(gè)**的縮影,值得去記錄。在我的鏡頭里,人是退場(chǎng)的,雖然看不到人,但是處處都體現著(zhù)人的存在。比如當時(shí)做金庸題字碑的時(shí)候,我就是參與者。所以隨著(zhù)我拍攝題材的深入,我關(guān)注到人工化的自然——它跟荒野的自然是有區別的,我覺(jué)得所有這些還原到人,為游客服務(wù)的風(fēng)景,它有創(chuàng )造的價(jià)值?!?/p>

20年來(lái),陳生平始終把鏡頭對準張家界,在他看來(lái)攝影創(chuàng )作分為三個(gè)階段: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還是山?!拔椰F在就是看山不是山的階段,后面還要盡可能到看山還是山,這就太難了。有時(shí)候想一想,我真的很幸運,3.8億年以前,張家界還是一片汪洋,后來(lái)經(jīng)歷不斷的造山運動(dòng),1.8億年前,這些巖石發(fā)生斷裂變形,內部形成很多節理和裂隙。雨水的切割,自然的力量一直都在改變著(zhù)它們,張家界的山不斷在發(fā)生著(zhù)分化,但是這些山的方方面面、邊邊角角,甚至它里面的內部結構、石英砂巖我都去拍過(guò)。從攝影來(lái)講,它就是我生命最重要的一部分,我的作品就是我的生命的另一面。人們看到這些影像,都是我生活經(jīng)歷過(guò)的東西,是我對張家界的認識,是我對它的一個(gè)生命的感悟?!?/p>

大畫(huà)幅相機與原作對話(huà)復古而神秘

來(lái)到現場(chǎng)的攝影師和觀(guān)眾探討、交流,大家互相學(xué)習、切磋,氣氛十分熱烈。

畫(huà)廊一隅,靜靜放置著(zhù)一架古樸典雅的古典攝影器材,令人眼前一亮。原來(lái),這是收藏家路萬(wàn)江收藏的一臺19世紀末生產(chǎn)的蒙托克相機。單看它固定基座的木制機身、黑色真皮的皮腔,一種復古氣息撲面而來(lái)。

陳鵬介紹道,為了提高觀(guān)眾的參與和體驗,讓大家能夠對手工銀鹽大畫(huà)幅攝影藝術(shù)有更深的理解和認識,這次手工銀鹽大畫(huà)幅經(jīng)典原作展期間,還特別邀請了古典相機收藏家路萬(wàn)江先生舉辦沙龍講座,講述世界古典相機發(fā)展史,帶領(lǐng)大家走進(jìn)古典相機的世界,在攝影發(fā)展的歷史中感受攝影的生命力所在。

“大畫(huà)幅相機最早起源于早期畫(huà)家們使用的繪畫(huà)暗箱,時(shí)至今日,大畫(huà)幅相機仍然繼承著(zhù)早期的設計風(fēng)格,基本結構仍然是鏡頭+鏡箱+片夾,沒(méi)有什么大的改變。只不過(guò)朋友們現在通常使用的大畫(huà)幅相機,如果從機身結構上講,只是更加接近19世紀中后期的平板外拍機罷了。由于大畫(huà)幅相機(現在也叫技術(shù)相機)所具有的大底片、高清晰度的優(yōu)點(diǎn),使其始終在攝影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一枝獨秀。即使在進(jìn)入數碼時(shí)代的今天,大畫(huà)幅相機又率先裝備了高級數碼后背,繼續占據著(zhù)高端攝影領(lǐng)域??梢哉f(shuō),大畫(huà)幅相機在今后很長(cháng)的日子里還將繼續發(fā)揮不可替代的作用?!绷牡酱螽?huà)幅相機的早期歷史,路萬(wàn)江總是滔滔不絕、如數家珍。

夕陽(yáng)西下,春風(fēng)吹皺一灣河水,過(guò)去、當下,交織在眼前?,F如今,國際范兒十足的亮馬河地區已經(jīng)成為北京文化新地標,許多年輕人熱衷來(lái)此休閑、打卡,一些時(shí)尚、復古、獨特的文化活動(dòng),正在得到更多人的關(guān)注和喜愛(ài),它們不僅豐富了市民的文化生活,也為亮馬港灣增添了新的活力。文/本報記者李喆供圖/土作社(北京青年報)


路過(guò)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最新評論

聯(lián)系客服 關(guān)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