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談文藝創(chuàng )作是否應該敬重華夏文明

2024-2-27 16:25| 發(fā)布者:cphoto| 查看:1385| 評論:0|原作者: 高寶昌|來(lái)自: 高寶昌

摘要:高寶昌 作為業(yè)余攝影愛(ài)好者,也是為攝影期刊寫(xiě)了20年專(zhuān)欄理論文章的筆者,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在參加角逐的作者分布廣泛且數量眾多,投稿作品總數及類(lèi)型也足夠多的前提下,攝影展覽也好,比賽也罷,哪些作品能夠成功入選, ...
高寶昌
       作為業(yè)余攝影愛(ài)好者,也是為攝影期刊寫(xiě)了20年專(zhuān)欄理論文章的筆者,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在參加角逐的作者分布廣泛且數量眾多,投稿作品總數及類(lèi)型也足夠多的前提下,攝影展覽也好,比賽也罷,哪些作品能夠成功入選,與其說(shuō)是對參賽者的選拔,不如說(shuō)更多考驗的是評委會(huì )整體水平的比賽。什么審美眼光選出什么樣的作品,一個(gè)成功的高質(zhì)量的大型攝影賽事一定是積聚各種眼光犀利的藝術(shù)造詣深厚的責任感強烈的具有良知的評委的集會(huì )。同樣的,電影、電視劇的創(chuàng )作也是考驗一個(gè)劇組創(chuàng )作團隊的整體能力的真實(shí)寫(xiě)照。

       本想節日期間外出采風(fēng)拍片,卻因開(kāi)車(chē)的體能續航能力太差,無(wú)法獨自前往感興趣的地方,也就憋在家里了。也就憋在家里的幾天,電視常開(kāi)著(zhù),無(wú)聊時(shí)換臺,看到一個(gè)有關(guān)明朝皇室的宮廷古裝戲。但是,越看越感覺(jué)迷惑。首先,華夏文明講究藏器于禮。也就是華夏文明在歷史長(cháng)河的持續演進(jìn)過(guò)程中,無(wú)一例外的遵從藏器于禮的傳統和法度。無(wú)論帝王、貴族的起居穿戴和室內陳設用度,還是國之大事的祭祀大典,宗廟建筑的規格等級,都遵從特定的典禮規范。然而,首先從劇情中看到了黃金冥器作為冠飾戴到了頭上,到了清代才有的家具樣式出現在了明早朝甚至更遠朝代的故事情節中,凡此種種,不一一例舉。

       由于地下數千年的掩埋,人們已經(jīng)無(wú)法想象青銅器時(shí)代(“青銅器時(shí)代”是個(gè)當代考古學(xué)歷史斷代名稱(chēng))的祭祀大典上陳列著(zhù)的原本都是金燦燦耀眼奪目的黃銅器具,而不是被泥土掩埋銹蝕的銅銹綠。而如果再歷史題材的影視劇鏡頭里出現了銅銹綠的陳列青銅器,那算不算歷史大笑話(huà)呢。

       談?dòng)耙晞【碗x不開(kāi)音樂(lè )或配樂(lè ),在藏器于禮的時(shí)代,任何命名都不會(huì )隨心所欲,那它們又分別代表啥呢?祭祀大典上的古樂(lè ),既有敲擊樂(lè ),也有絲弦樂(lè )。除了能用于標定音節以外,你能想到“君、臣、民、事、物”和“宮、商、角、徵、羽”的關(guān)聯(lián)嗎,它們又分別和什么類(lèi)型的樂(lè )器配伍呢?《禮記》中的《樂(lè )記》是如此描述的:“宮為君,商為臣,角為民,徵為事,羽為物。鐘聲鏗,君子思武臣,石聲磬,君子思封疆之臣。絲聲哀,君子思志義之臣。竹聲濫,君子思蓄聚之臣。鼓聲讓?zhuān)铀紝浿??!?/div>

       在祭祀過(guò)程中,以璧禮天,以琮禮地,以圭禮東,以琥禮西,以璋禮南,以璜禮北。那么食物祭品呢?什么樣的禮器裝載什么樣的祭品和食物,在古時(shí)的當代人,看到什么樣的器具就知道那是作什么用的,只是隨著(zhù)時(shí)代的發(fā)展,青銅器時(shí)代走進(jìn)歷史,只是偶爾會(huì )出現在歷史題材的影視劇文藝作品中,至于是否在文藝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應該再現接近歷史原貌的史實(shí),還是全由創(chuàng )作者任意進(jìn)行深度的藝術(shù)夸張和虛構,也是仁者見(jiàn)仁、智者見(jiàn)智的問(wèn)題。我在這里沒(méi)有對相關(guān)文藝作品進(jìn)行批評的意涵,只是由此產(chǎn)生了一點(diǎn)聯(lián)想。畢竟我自己的歷史知識還有限,知道的太少,不知道的太多。正在對自己的歷史認知進(jìn)行否定的部分還在不斷增加,需要填補的歷史知識空白依然不盡其數。

       為了渲染鏡頭和夸張歷史,把只用于大型禮儀需要的太和殿演繹成日常上朝的皇帝辦公場(chǎng)所以及和群臣商討國事的議事廳,讓很多缺乏歷史常識的觀(guān)眾誤認為太和殿就是皇帝的辦公室。殊不知大清朝的皇帝差不多有一半時(shí)間是在圓明園里處理日常事務(wù)的。

       影視劇劇情難免會(huì )有吃飯的情節,要知道但凡使用酒桌吃飯飲酒的,一定是分餐制,有幾個(gè)人做客就要有多少套酒桌餐椅。八仙桌就餐則是一個(gè)碗里的餐品,各位一起撈起來(lái)吃。分餐制和混餐制,涇渭分明的餐飲文化在同一個(gè)時(shí)代里并存,各有各的生存環(huán)境,各有各的市場(chǎng)需求。分餐制是中國的官學(xué)餐飲文化,混餐制則是典型的江湖文化;分餐制講究的是排場(chǎng),甚至還會(huì )有歌舞演出穿插其中;混餐制,一個(gè)酒碗輪流喝,并不考慮乙肝病毒傳播的風(fēng)險,講究的就是哥們弟兄江湖豪氣。其實(shí)說(shuō)白了,也叫黑道文化的世俗化。

       有些演繹餓極了被追殺,慌慌張張躲進(jìn)寺廟或祭祀場(chǎng)所內的人物角色在見(jiàn)到祭品后,就當美食大快朵頤的鏡頭經(jīng)常出現,是否想到過(guò)古時(shí)的祭品可否能夠直接入口(祭品都是半生不熟且無(wú)味的)。而那些類(lèi)似京劇服裝道具化甚至更加夸張的演員服飾也大行其道,藝術(shù)是歷史生活的藝術(shù)再造,難道只能為了滿(mǎn)足絢麗的鏡頭感而毫無(wú)底線(xiàn)而離譜的夸張嗎?而只有在舉行重大禮儀時(shí)才穿著(zhù)的朝服也成為帝王角色的日常穿著(zhù)。這樣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對于那些希望通過(guò)影視劇了解歷史和歷史上的人們的日常生活型態(tài)的觀(guān)眾而言,除了誤導,只剩誤導。而且極易形成對歷史的片面認知,甚至影響正常的價(jià)值判斷。如此一來(lái),則絕非文藝作品所起到的應有作用。

       克羅齊曾說(shuō)“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而湯因比則說(shuō)“歷史是勝利者的宣傳”,塔帕爾卻說(shuō)“歷史學(xué)家不能放縱如斯,任憑捏造的歷史成為宣揚王權神話(huà)的工具”。到底誰(shuí)說(shuō)的有理呢?我也不知道。

       最后,用我多次重復的幾句話(huà)結束今天的話(huà)題:
       當一切的以攝影為手段的包括電影、電視劇、微視頻和平面照片為載體的視覺(jué)藝術(shù)因數字化技術(shù)的突飛猛進(jìn)和成熟,以及以互聯(lián)網(wǎng)為紐帶的自媒體時(shí)代來(lái)臨時(shí),所有人幾乎都有變成媒體發(fā)布者的可能,只要你有參與者的熱情,也有參與者的技術(shù)基礎,每個(gè)人就變成了文藝作品的創(chuàng )作者和發(fā)布者。而真正優(yōu)秀的藝術(shù)家一定是洞悉社會(huì )的犀利觀(guān)察者,歷史感悟者。要做到這些,如果有豐富的知識基礎,有淵博的文化積淀,帶著(zhù)對歷史文化的求索欲,加上嫻熟的藝術(shù)再現技巧,那一定會(huì )為成為獨樹(shù)一幟的優(yōu)秀藝術(shù)家助一臂之力的。

       記得有位國外的作者也曾說(shuō)過(guò)大概的話(huà),那就是,缺乏文化底蘊的藝術(shù)是瘸腳驢,為了功利而功利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是對自己人格的羞辱,破綻百出的藝術(shù)作品是對藝術(shù)的玷污和褻瀆。但愿背離歷史背景的藝術(shù)作品能夠越來(lái)越少,符合歷史常識的藝術(shù)作品越來(lái)越豐富多彩。藝術(shù)不是嘩眾取寵,而是一代人的靈魂高度。

于2024年2月27日星期二

路過(guò)

雷人

握手
1

鮮花

雞蛋

剛表態(tài)過(guò)的朋友 (1 人)

聯(lián)系客服 關(guān)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