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俺村俺家年味濃”隨手拍攝影和短視頻大賽暨菏澤市“走百村入千戶(hù)送萬(wàn)照”攝影志愿服 ...

2024-1-23 10:40| 發(fā)布者:cphoto| 查看:1325| 評論:0

摘要:《凝望:我的攝影與人生》葉錦添 著(zhù),廣西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出版葉錦添的諸多頭銜與殊榮中,容易被人忽略的是他攝影師的身份及在攝影領(lǐng)域的創(chuàng )作。他是攝影科班出身,畢業(yè)于香港理工大學(xué)實(shí)用攝影高級攝影專(zhuān)業(yè),從攝影中 ...

《凝望:我的
攝影與人生》

葉錦添 著(zhù)
,廣西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出版
葉錦添的諸多頭銜與殊榮中,容易被人忽略的是他攝影師的身份及在攝影領(lǐng)域的創(chuàng )作。他是攝影科班出身,畢業(yè)于香港理工大學(xué)實(shí)用攝影高級攝影專(zhuān)業(yè),從攝影中習得的美學(xué)觀(guān)念,或隱或顯于之后的電影與舞美創(chuàng )作、服裝設計。在葉錦添看來(lái),攝影并不是一種創(chuàng )作,而是一種洞見(jiàn)、一種神圣的窺探,任由“看見(jiàn)的”發(fā)生鏡頭中,并同時(shí)呈現外在與內在的景域。他沉迷于對時(shí)間維度的探索,試圖從現實(shí)中不斷抽取出局部,以觸達抽象的時(shí)間意義。
作為葉錦添首部自傳性攝影隨筆集,本書(shū)精選了其自1980年代以來(lái)各時(shí)期風(fēng)格各異的代表作品109幅,分為“美人”“櫥窗”“眾生”“異境”四輯,涵括其在電影拍攝間隙與從未間斷的旅行中所捕捉、記錄的真實(shí)瞬間與回憶性文字,勾連出葉錦添在電影、舞臺、當代藝術(shù)之間自如與自覺(jué)的藝術(shù)尋真之路。在葉錦添敏銳與精妙的鏡頭布局中,周潤發(fā)、張國榮、梅艷芳、張曼玉、王祖賢、周迅、李冰冰、桂綸鎂、林嘉欣等呈現出少為大眾知曉的情緒狀態(tài);與此同時(shí),還以簡(jiǎn)潔親切的文字呈現與他們動(dòng)人的生命交集。而在致敬攝影大師黛安·阿勃絲(Diane Arbus)的初衷驅使下,葉錦添將更多的記錄對象,移至現實(shí)主義的表達,不論是孟加拉少年充滿(mǎn)神性的對視,還是藏族女孩極具生命力的凝望,抑或是紐約地鐵、巴黎街頭、香港老城區的喧囂閃影,都在嘗試透視出現實(shí)概念下的真實(shí)。此外,葉錦添還善于營(yíng)造鏡頭背后擬人化與戲劇化的虛實(shí)意境,游走于抽象與具象的邊界。
“攝影師是在進(jìn)行中開(kāi)創(chuàng )時(shí)間,而不是記錄即時(shí)逝去的所有?!痹谶@場(chǎng)由葉錦添創(chuàng )造的現實(shí)與真相之間的時(shí)間旅行中,我們每個(gè)人都將獲得一種深刻的看見(jiàn)。
>>內文選讀:
一場(chǎng)現實(shí)與真相之間的時(shí)間旅行
我進(jìn)入攝影的世界,是一個(gè)很自然的狀態(tài)。我哥哥是一名攝影師, 很早就自立門(mén)戶(hù),創(chuàng )立了自己的攝影工作室。在家里,我是最小的,一直跟著(zhù)他嘗試的步伐,因為他解決了一個(gè)長(cháng)久的問(wèn)題,就是義無(wú)反顧地主動(dòng)找尋自己的路。校園時(shí)代的我,一直困在自我的空間,不被人認可的感覺(jué)折磨著(zhù)我,總是與這個(gè)我渴望親近的世界產(chǎn)生距離。我想急速地打破它,攝影成為我可以在現實(shí)生活中站在旁邊觀(guān)察的一張門(mén)票,可以偷偷窺視我所感興趣的人們是怎么在那個(gè)地方生活與發(fā)光的。我漸漸開(kāi)始產(chǎn)生對攝影的興趣, 漫無(wú)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等候著(zhù)某種情緒的醞釀與觸發(fā)。我收集著(zhù)可能收藏的一切,情緒偷偷隱藏其中。我很樂(lè )意于此,因為我不敢面對一切有可能的不順暢, 不能忍受自己遭到拒絕,而攝影可以使原本毫無(wú)關(guān)系的事物建立起聯(lián)系。一個(gè)單方面的世界在我心中產(chǎn)生,我可以通過(guò)這張門(mén)票遨游天際,不會(huì )受到其他世界價(jià)值的干擾;可以在一個(gè)弱小的自我之中找到真理。
哥哥送給我的一臺照相機,開(kāi)始成為我自豪的一種象征。我于繪畫(huà)的探索以外,開(kāi)始了另一場(chǎng)漫長(cháng)的征戰,從此,攝影與繪畫(huà)成為自己通往創(chuàng )造的兩扇閘門(mén)。然而,那一臺富有紀念價(jià)值的照相機很快被弄丟了,我的莽撞使我不能成為像哥哥一樣細膩、成功的人,我總是不能集中精神去思考與準備,很多想法都是突然而來(lái)且無(wú)法長(cháng)久維持在一個(gè)定點(diǎn)上。我總是不斷追尋著(zhù)不同的東西,但那個(gè)時(shí)候我根本不太清楚什么是自我的藝術(shù),痛恨自己沒(méi)有清晰的思路,處在一種十分慚愧的自我困惑中。沒(méi)有踏上真正的藝術(shù)之路,在俗氣與商業(yè)的觀(guān)念中掙扎。我的早期攝影,都是圍繞著(zhù)我的經(jīng)驗而成長(cháng)的,我喜歡看到與自己在現實(shí)世界中所見(jiàn)的不一樣的世界,能在照相機這種冰冷的機器前面探究,覺(jué)得不可思議。那時(shí)候,我心中總是有一些預先儲存的形象,好像要制造一種經(jīng)典的視覺(jué),每一張攝影作品都希望可以突破嚴謹的構圖要求, 找尋奇異的角度,卻仍然保持嚴格的平衡。那一瞬間,渾然天成,但又不拘小節。

葉錦添攝影作品《曾經(jīng)》,1987年,香港

作品可以既充滿(mǎn)生活的細節又生機盎然,好像包含著(zhù)某種時(shí)間的秘密。當時(shí),我同時(shí)擁有兩個(gè)機會(huì ),一個(gè)是進(jìn)入剛開(kāi)設的香港理工學(xué)院高級攝影專(zhuān)業(yè),學(xué)院的教師有非常多外來(lái)的與真正的攝影從業(yè)者,這個(gè)機會(huì )很難得,但是我仍然不務(wù)正業(yè)地參與了當年電影《英雄本色》的拍攝。記得那時(shí)候每一位同學(xué)都富有創(chuàng )造的精神,我們的畢業(yè)展覽充滿(mǎn)了張力:有的同學(xué)發(fā)明了一臺11寸×14寸的大型底片攝影機,拍攝作品的品質(zhì)有一種獨特的肌理與質(zhì)感;有的同學(xué)使用了最新的徠卡,拍攝出非常細膩、層次飽滿(mǎn)的抽象攝影作品;還有的同學(xué)開(kāi)始嘗試立體攝影,透過(guò)特別的眼鏡,看到兩張照片的新效果,并且用攝影紀實(shí)敘事的方式來(lái)呈現連續攝影的系列作品。而我則制作了一件大型的裝置雕塑作品,是圍繞主題展開(kāi)的攝影組合,用立體與平面相結合的方式,做了一個(gè)厚度約10 厘米的大畫(huà)框,照片被以拼貼的模式嵌入一個(gè)立體的空間,好像一件集合的藝術(shù)作品,成為整個(gè)展覽的焦點(diǎn)。自己經(jīng)常與同學(xué)一起參加公開(kāi)的大賽,不管是攝影還是繪畫(huà),都十分熱鬧,有不少可以被推薦到國外大型展覽的機會(huì )。在當時(shí)的攝影世界之中,有一個(gè)同學(xué)跟我非常有默契,他的獨特之處在于,每年才拍一兩張照片,拍攝得十分緩慢,但是他每天拿著(zhù)相機。后來(lái)我在紐約拍電影的時(shí)候,再次碰到他,他在美國一位著(zhù)名攝影師門(mén)下工作, 他能只用一盞燈,透過(guò)各種折射反光光源,制造出非常復雜的光譜體系,并都以8寸×10寸的底片完成。在他的影樓里,我覺(jué)得我必須回到屬于我的地方,成為最好的攝影師。另外一個(gè)機會(huì )來(lái)自資深電影人盧玉瑩,我接手了她當時(shí)還在執行的人物拍攝與寫(xiě)作,開(kāi)始了我奔走于片場(chǎng)之間的隱形生活。那段時(shí)期,拍攝了周潤發(fā)、張國榮、張曼玉、梅艷芳等演員的早期形象,開(kāi)啟了我不一樣的攝影風(fēng)格,慢慢形成了自己早期攝影的脈絡(luò )。

葉錦添攝影作品《三個(gè)女人的故事》,1989年,紐約

經(jīng)過(guò)了第一輪的探索,自己在香港仍然沒(méi)有找到非常好的發(fā)展出路。那個(gè)時(shí)候,我對全世界充滿(mǎn)好奇,于是自創(chuàng )了一套學(xué)習的方法,在充實(shí)自我的同時(shí),不斷觀(guān)看各個(gè)國家的電影,聽(tīng)國際音樂(lè ),試圖為自己打出一片天而做好準備。因此,我停不下來(lái)。年輕時(shí)痛苦掙扎,也不可能得到太多人的支持,好像陷入一個(gè)早已有結論的困局之中,僵死在平凡里。文化和藝術(shù)需要真正的藝術(shù)家去找尋它們的價(jià)值。國外的多元氛圍與創(chuàng )造的深度貫穿著(zhù)我的青年生活,因此,我決定拿起相機,去拍攝這個(gè)神秘的世界,去貫通我的精神思想,把一切歸納到我的影像世界里,讓它成為我世界的一部分。

葉錦添攝影作品《畫(huà)唇》,1992年,北京

當自己處在苦于無(wú)法達成心愿的窘境之時(shí),在一天早晨,看到了媽媽放在桌子上的2萬(wàn)多塊現金,雖然無(wú)法讓我暢游歐洲各國,卻可以在最低限度,實(shí)現我的愿望,拉近了與那個(gè)文化豐厚的歐洲的神秘距離,我可以初次面對面地到達這一文化的核心,用身體與精神去見(jiàn)證它的存在。那時(shí)候,我在歐洲拍攝了無(wú)數照片,它們像倒影一樣呈現我夢(mèng)中的真實(shí)。白天參觀(guān)各種珍奇的博物館,晚上睡在火車(chē)站的過(guò)道,經(jīng)歷了從英語(yǔ)不太好而很少交流到開(kāi)始可以主動(dòng)跟陌生的路人交談并成為朋友。這趟歐洲的生活經(jīng)歷與我的內在旅程,使自己可以更加專(zhuān)注眼前的事物,在陌生的世界,看到更真實(shí)的自我影像——一個(gè)孤獨游離的靈魂,尋找一個(gè)永不存在的故地。即便走遍千山萬(wàn)水,現實(shí)的景象都差不多,只是一場(chǎng)真實(shí)的夢(mèng)幻。但在攝影的世界里,自己看到了這輩子都不曾離開(kāi)的邂逅,如今看來(lái),這些影像已經(jīng)超越時(shí)間,不斷循環(huán)地譜寫(xiě)著(zhù)我未來(lái)時(shí)間的內容。好像我只站在原地不動(dòng),就能飛越世界的不同維度;時(shí)間的隔離空間,也被一一打開(kāi),在重復著(zhù)循環(huán)的曼陀羅。
到了今天,我仍認為攝影不是單一的存在,不會(huì )把它孤立起來(lái)欣賞。對我來(lái)講,我把它放置在一個(gè)人類(lèi)變動(dòng)的大范圍與自我審視的歷史脈絡(luò )中。不管是對于個(gè)人,還是不同種族背景的群體,攝影的確把人類(lèi)真實(shí)存在的影像重新抽離出了人間。之前人像繪畫(huà)的精神,成為一種可以被觀(guān)看且沒(méi)有時(shí)間限制的遺傳物。因此,我們有機會(huì )客觀(guān)地審視自己,不受時(shí)間的限制,比較不同時(shí)間的自我的細微區別。我們開(kāi)始對自我不存在的證據產(chǎn)生了興趣,開(kāi)始想象不同于真實(shí)自我的個(gè)體, 創(chuàng )造一個(gè)更完美的想象, 并通過(guò)攝影不斷走向虛擬的過(guò)渡,促進(jìn)虛擬世界的發(fā)展。

葉錦添攝影作品《神性的孩子》,2010年,孟加拉國

我一直十分沉迷于對時(shí)間維度的探索,深深感覺(jué)到時(shí)間是一種多維的存在與流動(dòng)。圍繞著(zhù)我的想象與創(chuàng )造,時(shí)間維度不斷產(chǎn)生出影像,在現實(shí)生活的記錄中,也在某種創(chuàng )造間的轉換中。我試圖從生活里不斷抽取某種局部,以達成抽象的時(shí)間意義。而時(shí)間是一個(gè)復雜的網(wǎng)絡(luò ),有虛有實(shí),分成內在時(shí)間與外在時(shí)間。內在時(shí)間無(wú)時(shí)間限制,外在時(shí)間即物理空間及由其所產(chǎn)生的理性空間,如物理科學(xué)。攝影不只是記錄了物理科學(xué)的部分,它其實(shí)是通過(guò)人類(lèi)的心理時(shí)間完成的,因此才能包容那么多不同才能的攝影師,通過(guò)各種不同維度的探索,對影像產(chǎn)生無(wú)窮無(wú)盡的穿透力。探索時(shí)間的秘密,讓攝影變成一條穿透時(shí)間的通道,它記錄的不只是片刻的時(shí)間,也是時(shí)間的深度。
在我個(gè)人的經(jīng)驗里,自己永遠追尋著(zhù)某種可能性,即在一個(gè)多維平衡的時(shí)間里,每分每秒都可以改變航道,并進(jìn)入不同的領(lǐng)域探索。攝影可以讓我實(shí)現“搜盡奇峰打草稿”的目的——毫無(wú)限制地在我的時(shí)間流里找尋影像。我最關(guān)心的是,一個(gè)人如何存在于他的世界里;他的心靈世界跟現實(shí)世界的反照,又是如何經(jīng)年累月地譜寫(xiě)著(zhù)人類(lèi)歷史,甚至追溯心靈的源頭。這個(gè)循環(huán)往復的動(dòng)力好像一直貫穿在我的創(chuàng )作生涯里,使我追求著(zhù)一種深邃的時(shí)間狀態(tài)。

葉錦添攝影作品《星球上最后一點(diǎn)光》,2010年,北京

從人的主體維度到非人的主體維度,一種無(wú)時(shí)間的存在,就有如用一個(gè)天使的眼睛去看整個(gè)世界,此時(shí)會(huì )出現原形的不斷再生與交錯,好像一棵曼陀羅的循環(huán)。那里的中軸不變,寂靜可以讓人感受到世界在流動(dòng)與變化。攝影師按下快門(mén)的那一刻,就是時(shí)間消失之點(diǎn)。在觀(guān)看一張新照片時(shí),每個(gè)人都需要動(dòng)用所有的記憶與經(jīng)歷,重新閱讀所擁有的時(shí)間的遺缺,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領(lǐng)會(huì )眼前這個(gè)影像的意義。
當我在拍攝人像時(shí),我發(fā)現所拍攝的不是眼前的人,而是在拍一些從我出生至今,每天碰到的不同的人臉。我們在觀(guān)看一張人像作品時(shí),所看到的恰恰不是照片中的這個(gè)人,而是我們動(dòng)用了腦子里所有對人臉的記憶去辨認。眼前的這個(gè)人是誰(shuí)?一切的辨認能力都要通過(guò)經(jīng)驗與記憶,因此,每當我們的目光集中在一個(gè)點(diǎn)上的時(shí)候,它所反映的就是世界的全部,無(wú)一遺漏。經(jīng)過(guò)眾多攝影師的嘗試,攝影實(shí)現了對新的原型的研究,它被動(dòng)記錄的功能被演變成一種主動(dòng)的創(chuàng )造力,去探索未知的世界。攝影師在進(jìn)行中開(kāi)創(chuàng )時(shí)間,而不是記錄即時(shí)逝去的所有;而攝影則有如在一場(chǎng)現實(shí)與真相之間的時(shí)間旅行中,深深地體會(huì )著(zhù)看到的一切。
(本文節選自《凝望:我的攝影與人生》一書(shū)序言,有刪節)
作者:葉錦添
文:葉錦添圖:出版社提供編輯:周怡倩責任編輯:朱自?shī)^

路過(guò)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聯(lián)系客服 關(guān)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