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藏策:20年前,中國攝影報召喚了我

2023-12-14 10:40| 發(fā)布者:zhcvl| 查看:2649| 評論:0|原作者: 臧策

摘要:創(chuàng )辦于1987年的本報,始終以影像為媒介,為廣大讀者提供優(yōu)質(zhì)內容,同時(shí)也吸引了不少攝影愛(ài)好者、其他領(lǐng)域專(zhuān)業(yè)學(xué)者等關(guān)注攝影。他們從這里走出,成為知名理論家、評論家、攝影家和各界成功人士,或通過(guò)閱讀和互動(dòng)開(kāi)拓 ...

創(chuàng )辦于1987年的本報,始終以影像為媒介,為廣大讀者提供優(yōu)質(zhì)內容,同時(shí)也吸引了不少攝影愛(ài)好者、其他領(lǐng)域專(zhuān)業(yè)學(xué)者等關(guān)注攝影。他們從這里走出,成為知名理論家、評論家、攝影家和各界成功人士,或通過(guò)閱讀和互動(dòng)開(kāi)拓視角,改變觀(guān)念,取得攝影的長(cháng)足進(jìn)步。今年恰逢本報創(chuàng )刊35周年,在新年第一期這樣一個(gè)特別時(shí)刻,本報推出“我與中國攝影報”專(zhuān)題,邀請更多業(yè)界人士講述與本報的歷史淵源和不解之緣,鼓勵本報同仁繼續前進(jìn),以期業(yè)界更多關(guān)注支持。

20年前,中國攝影報召喚了我

藏策

藏策,中國攝影家協(xié)會(huì )攝影理論委員會(huì )委員,天津市攝影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理論家、策展人

2021年5月25日,我在蘇州寒山美術(shù)館策劃了一場(chǎng)大型展覽——“時(shí)空與場(chǎng)域——圖像的綿延與重生”。與此同時(shí),我還發(fā)了一條短視頻,講述了自己在攝影界這20年來(lái)的各種感悟。我從2001年正式進(jìn)入攝影界,到2021年,剛好20年。此次由我來(lái)策劃這樣一個(gè)大型展覽,既是對影像在當代藝術(shù)脈絡(luò )中發(fā)展流變的一次學(xué)術(shù)梳理,也是對我個(gè)人20年來(lái)從事影像研究的一次匯報和小結。

20多歲的時(shí)候,我和當時(shí)天津醫學(xué)院的心理學(xué)教授陳仲舜就在天津圖書(shū)館辦過(guò)兩次精神分析系列講座,他講弗洛伊德,我講后弗洛伊德。當時(shí)陳教授就說(shuō)我以后會(huì )改行,而那時(shí)的我不明白,自己那么喜歡文學(xué),怎么可能改行呢?結果到了39歲那年,我真的改行了。2001年的一天,我在中國攝影報上看到“實(shí)話(huà)直說(shuō)”欄目發(fā)起了一場(chǎng)話(huà)題討論,是關(guān)于國內攝影界有沒(méi)有真正的攝影理論和攝影批評的。我一時(shí)心血來(lái)潮,就寫(xiě)了一篇短文寄了過(guò)去,講攝影界的那些“理論”只是“經(jīng)驗談”,根本達不到理論的層面。沒(méi)想到幾天后就接到了報社編輯的電話(huà),說(shuō)我那篇小文很有見(jiàn)地,而且約我繼續寫(xiě)。我說(shuō)如果寫(xiě)學(xué)術(shù)文章的話(huà),都會(huì )比較長(cháng),編輯馬上說(shuō)可以整版發(fā)表,而且可以系列連載。于是,我那些長(cháng)達6萬(wàn)余字的系列文章《攝影·批評·文化研究》就這樣在中國攝影報的理論專(zhuān)版上陸續刊發(fā)了。

當年的攝影界,沒(méi)有今天這樣包容。凡攝影圈外的人進(jìn)來(lái)談攝影的,總是一頓亂棒。文章發(fā)表后,我就摩拳擦掌地等著(zhù)圍攻,也好讓我的那些“核武”級理論貯備,在實(shí)戰中演練一番??傻攘艘魂囎雍?,卻不見(jiàn)有什么動(dòng)靜。后來(lái)報社便與中國社科院外文所聯(lián)合召開(kāi)了一場(chǎng)研討會(huì ),請學(xué)術(shù)界的學(xué)者加入討論。會(huì )議上,攝影界專(zhuān)家林少忠、龍熹祖等與學(xué)術(shù)界的十多位專(zhuān)家學(xué)者共同參加了研討。我這時(shí)才知道,囑咐編輯向我約稿的,正是時(shí)任中國攝影家協(xié)會(huì )理論部主任的李樹(shù)峰。我與樹(shù)峰的友誼,也由此開(kāi)始了。會(huì )議上各位專(zhuān)家的發(fā)言,在理論版上發(fā)了一整版,我也因這偶然的機緣,進(jìn)入了攝影界。

那時(shí)候,攝影理論已經(jīng)開(kāi)始在攝影界被關(guān)注了。有一天,一位朋友告訴我,“中國攝影在線(xiàn)”網(wǎng)站里有個(gè)“烽火臺”,里面有一群關(guān)注理論的人,正在對我的文章展開(kāi)“批判”呢。我點(diǎn)進(jìn)去一看,果然很熱鬧,“烽火臺”真的烽火連天了,幾乎每天都要短兵相接幾個(gè)回合。影友們還找來(lái)了一位叫“湘西過(guò)客”的高手前來(lái)助陣。誰(shuí)知這位高手和我一搭話(huà),竟然成為知音,于是論壇開(kāi)始反轉,有人支持我了。記得有位叫“一釘”的網(wǎng)友,還專(zhuān)門(mén)寫(xiě)了篇文章《“藏氏理論”我們要》。這些網(wǎng)上的討論和文章,也都陸續發(fā)表在了中國攝影報上。前些天,有個(gè)叫“洞穴之猩”的公眾號,又把我20年前寫(xiě)的文章《一個(gè)“神話(huà)”的解構——論紀實(shí)攝影》翻出來(lái)發(fā)布了。這篇文章就是當年《攝影·批評·文化研究》系列文章中的一篇。我那時(shí)雖然還不清楚以文獻的方式超越文獻屬性的當代紀實(shí)路徑,但也通過(guò)理論推演,導出了與今天大致相同的結論。

如今看來(lái),那時(shí)有的人還不能理解“無(wú)用”之學(xué)的價(jià)值,認為理論就應該是能指導實(shí)踐的,否則還要理論干什么。而我則堅持認為,理論并非是為了指導實(shí)踐而存在的,理論自身就是價(jià)值,就是實(shí)踐。今年我在天津市攝影家協(xié)會(huì )專(zhuān)委會(huì )組織的研討會(huì )上,又就理論與實(shí)踐的關(guān)系做了一次梳理。在當代藝術(shù)中,理論與實(shí)踐已經(jīng)成為一體。影像藝術(shù)家如何以文獻的方式超越文獻的屬性?如何以圖像的“直接對象”生成“動(dòng)力對象”和“動(dòng)力解釋項”?其路徑就是包括精神分析、符號學(xué)以及藝術(shù)史等學(xué)科在內的理論方法。

那么,藝術(shù)理論能否轉換為具體的藝術(shù)實(shí)踐呢?這是我從2012年至今都在探索的問(wèn)題。以我個(gè)人的經(jīng)驗看,如果理論研究者僅僅將理論作為自己研究的對象,是很難轉換為實(shí)踐的;只有將理論內化成自己的思維方式和情感方式,而不再是外在于自己的話(huà)語(yǔ)體系時(shí),才有同時(shí)變身為藝術(shù)家的可能。藝術(shù)家所做的,是以個(gè)人化的象征性符號召喚無(wú)意識,其工作原理就猶如意識與無(wú)意識、意義與前意義、可見(jiàn)與不可見(jiàn)、言說(shuō)與妙不可言的“煉金術(shù)”;而理論家和批評家所做的,則是以語(yǔ)言來(lái)召喚圖像中可被話(huà)語(yǔ)所轉述的成分,即作品的“意義”。然而,真正的藝術(shù)品,是不可能被語(yǔ)言全部吸收并轉換的,而那些不能進(jìn)入語(yǔ)言頻道的“剩余物”——亦即妙不可言的所在,才是藝術(shù)得以存在且不可被哲學(xué)替代的價(jià)值。我個(gè)人將這種語(yǔ)言的“剩余物”視為符號的能量,其與語(yǔ)言之間的互動(dòng)關(guān)系最為奇妙:既需要語(yǔ)言來(lái)激活,又不可被語(yǔ)言所“錨固”。圖像思維比字詞思維更接近無(wú)意識。

2014年時(shí),我在華山新風(fēng)景實(shí)驗中發(fā)布了自己的第一個(gè)作品《格林威治時(shí)間》,以不可見(jiàn)的圖像拷問(wèn)“時(shí)間”的概念并召喚其無(wú)意識。在2018年的三門(mén)峽攝影PK活動(dòng)中,我又代表中國攝影報現場(chǎng)創(chuàng )作了作品《身份》,為報社代表隊獲得了冠軍杯。我個(gè)人對于創(chuàng )作的體會(huì )是,絕不能用圖像去圖解理論,而應該把理論內化為自身更敏銳的感受方式,以召喚意識之外的身體經(jīng)驗與無(wú)意識能量。

20年前,中國攝影報召喚了我,20年后的今天,我將繼續召喚攝影以及攝影之外的潛在空間。

藏策作品:《 格林威治時(shí)間 》

藏策作品:《 身份 》

文章刊發(fā)于《中國攝影報》·2022年·第1期·2版

作者:藏策

1

路過(guò)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剛表態(tài)過(guò)的朋友 (1 人)

聯(lián)系客服 關(guān)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