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對高等攝影教育的思考

2022-4-15 14:52| 發(fā)布者:zhcvl| 查看:6225| 評論:0

摘要:對高等攝影教育的思考On Higher Photographic Education文/鮑昆Text by Bao Kun毋庸置疑,因民眾手機所拍的眼花繚亂的照片和視頻,已經(jīng)改寫(xiě)了人類(lèi)相互表達交流的基本手段。攝影照片以及由攝影這一基本成像手段衍生 ...

對高等攝影教育的思考

On Higher Photographic Education

文/鮑昆

Text & by Bao Kun

 

 毋庸置疑,因民眾手機所拍的眼花繚亂的照片和視頻,已經(jīng)改寫(xiě)了人類(lèi)相互表達交流的基本手段。攝影照片以及由攝影這一基本成像手段衍生的電影、電視和今天海量的手機拍攝的視頻,在相當大程度上替代了自古以來(lái)人類(lèi)使用的由聲音和記錄聲音的文字信息方式。所以,攝影早已不是在它誕生時(shí)人們對它的定義,即認為它是一種視覺(jué)藝術(shù)。在今天看來(lái),攝影只是一個(gè)人們像使用文字一樣的交流媒介。1932年,在德國包豪斯任教的拉茲洛·莫霍利-納吉(László Moholy-Nagy)曾說(shuō)“未來(lái)的文盲將是既不會(huì )使用照相機也不會(huì )使用筆的人”[1],這句話(huà)在近百年前就定義了今天的基本現實(shí),即這是一個(gè)用影像說(shuō)話(huà)的時(shí)代,而不僅僅靠聲音和寫(xiě)字來(lái)說(shuō)話(huà)。只是納吉沒(méi)有想到,今天技術(shù)的進(jìn)步,讓人們已經(jīng)基本不像以前那樣,對任何工具的使用都需要有一個(gè)學(xué)習的過(guò)程了(比如文字的學(xué)習使用)。今天的攝影,對于絕大部分人來(lái)說(shuō),就像是他們在觀(guān)察某一對象時(shí)眨一下眼睛,按下快門(mén)即可,根本不需要考慮攝影成像的技術(shù)處理。統治了攝影成像很長(cháng)時(shí)間的膠片模擬技術(shù),在21世紀初開(kāi)始被拋棄,由0與1的切換作為二進(jìn)制的數字算法成像技術(shù),已經(jīng)徹底改變了攝影的生產(chǎn)本質(zhì)。模擬時(shí)代的攝影,靠的是鏡頭和感光材料技術(shù)和攝影師對技術(shù)的掌控;數字時(shí)代形成的影像是算法的結果,而算法是攝影器材生產(chǎn)商的工程師來(lái)完成的,攝影師不再需要掌握復雜的技術(shù)。當然也不必有一個(gè)相對漫長(cháng)的學(xué)習掌握技術(shù)的階段,即使還有,這個(gè)階段的單位時(shí)間越來(lái)越短。


在包豪斯授課的拉茲洛·莫霍利-納吉



那么,在模擬時(shí)代誕生的主要依靠技術(shù)教授的攝影教育,今天也必然面臨如何適應這個(gè)時(shí)代,來(lái)調整自己教育內容的問(wèn)題。20世紀20年代,在德國包豪斯學(xué)校產(chǎn)生的正式攝影教育,恰恰是膠片攝影的黃金時(shí)代。從那以后,攝影教育正式在古老的人文教育領(lǐng)域登堂入室,很多大學(xué)開(kāi)設攝影專(zhuān)業(yè)。但是其屬于相當程度的“技術(shù)性”的它性,讓攝影無(wú)法進(jìn)入高端的教育領(lǐng)域,在多數公眾的潛意識認知中,攝影只是一個(gè)依靠技術(shù)的謀生手段。教師們的教學(xué)意識則是長(cháng)期建立在曝光、洗印、拍攝構圖等這些在今天屬于基本攝影知識的范疇上。也因此,為了獲得尊重和地位,和社會(huì )上的攝影師們一樣,進(jìn)入高等學(xué)校教育的“攝影”,也必須打造攝影屬于藝術(shù),而且很先鋒和前衛的說(shuō)法,并且需要像傳統的藝術(shù)史那樣打造一個(gè)攝影的“大師史”。這些構成了很長(cháng)時(shí)間高等攝影教育內容的基本格局。

黑影照片,1940年拉茲洛·莫霍利-納吉  攝


在整個(gè)世界快速地進(jìn)入傳媒時(shí)代和文化傳播時(shí)代,隨著(zhù)人類(lèi)面臨的問(wèn)題全面的復雜化,和以高等教育為基地的學(xué)術(shù)研究的深入化,所有的人文社會(huì )學(xué)科都面目全新了。攝影手段的自動(dòng)化也因為生產(chǎn)廠(chǎng)商的技術(shù)提升躍入一個(gè)新的水平。攝影媒介的普及以及自動(dòng)化造成的使用廣泛和便捷,讓攝影在社會(huì )文化生活中的作用大幅提升。海量的影像每分每秒都在全球各地的時(shí)空中產(chǎn)生出來(lái),于是這也造成影像世界的碎片化。碎片化的影像如滔滔洪水,溶解了一百多年來(lái)攝影只是藝術(shù)的神話(huà)。拍照不再是早期掌握技術(shù)和設備的攝影師的專(zhuān)有權利,“人人都是攝影師”的時(shí)代砰然出現(相似的說(shuō)法是“人人都是藝術(shù)家”)。隨著(zhù)可以拍照的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平臺的出現,攝影成為所有使用智能手機人們交流的第二種語(yǔ)言方式。智能手機現在每天交流的信息一半甚至一半以上是以影像語(yǔ)言方式完成的。影像在今天是一種新的語(yǔ)言文化,而文化的背后無(wú)可避免的是生活的社會(huì )政治。每一幀影像和每一段視頻都是政治的和諧或者沖突,是話(huà)語(yǔ)性質(zhì)的文化纏斗形式。

以上的歷史變化,嚴重沖擊了傳統的高等攝影教育。于是,在20世紀末迄今,攝影教育“教什么”和“怎么教”成為在這個(gè)領(lǐng)域的全球普遍問(wèn)題。是單純技術(shù)和簡(jiǎn)單藝術(shù)形式美學(xué)的教授,還是觀(guān)念符號的解析和闡釋?zhuān)汲闪藬z影教師們不得不面對的問(wèn)題。以文學(xué)為例,在表達的第一步是如何把文章敘事先搞通順,這是一個(gè)基本的文法和修辭學(xué)問(wèn)題。但何是好小說(shuō)與好詩(shī)歌,則不僅是簡(jiǎn)單順暢的修辭所能解決,而是修辭背后復雜的隱喻問(wèn)題。攝影亦如是,首先是影像的表面吸引力必須有,而耐看的內容結構與可以引申的思考才是影像最終的目的。這兩個(gè)步驟按專(zhuān)業(yè)性的傳統藝術(shù)生產(chǎn)邏輯來(lái)說(shuō)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對于后現代以來(lái)的觀(guān)念藝術(shù)來(lái)說(shuō),則是兩個(gè)越來(lái)越兩極化的不同需求。尤其是,對影像分析解讀的比重越來(lái)越大,技術(shù)的要求比重則越來(lái)越淡化,因為簡(jiǎn)單效果的呈現越來(lái)越依賴(lài)設備智能化,并不需要太多人為的操控。這是對一般觀(guān)念藝術(shù)標準而言。但對于以藝術(shù)家這個(gè)明顯文化身份,在藝術(shù)生態(tài)圈中創(chuàng )作的觀(guān)念影像藝術(shù),專(zhuān)業(yè)要求依然很高。因為“藝術(shù)家”這個(gè)稱(chēng)謂,需要技術(shù)、思想的支撐。不過(guò)在專(zhuān)業(yè)要求上,由于技術(shù)的高度智能化趨勢,一般視覺(jué)效果呈現越來(lái)越容易。所以,藝術(shù)家主要面對的挑戰不是技術(shù)問(wèn)題,而是思想觀(guān)念問(wèn)題。這些問(wèn)題的解決,需要從人文歷史知識與社會(huì )科學(xué)知識中尋找答案。于是,攝影的教育與文學(xué)教育的同構性越來(lái)越明顯。攝影和寫(xiě)作一樣,面對時(shí)空的一切,敘事表達的體裁豐富而且多樣,涉及的思想知識無(wú)邊無(wú)涯。

19世紀著(zhù)名教育家約翰·亨利·紐曼



由此,我們需要提到在19世紀為大學(xué)教育理念定義的著(zhù)名的教育家約翰·亨利·紐曼(John Henry Newman)[2]。他在1852年發(fā)表的那篇著(zhù)名演講《大學(xué)理念的界定與闡釋》中開(kāi)篇說(shuō)道:“我是這樣看大學(xué)的,它是教授普遍知識的地方”[3]。他在后續的演講中表達了如下理念,大學(xué)教育主要應該是教授那些基礎的、原創(chuàng )的知識,塑造學(xué)生的人格形成。所謂的“基礎知識”主要指:有關(guān)表達寫(xiě)作的文法、修辭、詩(shī)歌;有關(guān)認知和思考人生世界的哲學(xué);鍛煉學(xué)生思維邏輯的數學(xué)等等。他認為,這些科學(xué)意識的思想系統建構,與表達能力的培養,以及道德文明的訓練,能夠促成他們心理感覺(jué)、思維方式、自我認同的形成。紐曼的這些觀(guān)點(diǎn)其實(shí)就是今天我們所認為的“人文教育”和“通識教育”(過(guò)去翻譯為“博雅教育”),即教育應旨在培養可以適用于各種工作的通才而不是狹隘的專(zhuān)家。這樣的教育的模式就是現在美歐的文理學(xué)院(Liberal Arts College)。文理學(xué)院不同于像醫學(xué)院和商學(xué)院那樣的培養專(zhuān)業(yè)人才的專(zhuān)業(yè)學(xué)院(Professional School)。中國原來(lái)有文理學(xué)院這種模式,但后來(lái)基本都改成專(zhuān)業(yè)學(xué)院和研究型大學(xué)了。

 紐曼的思想為我們今天考慮攝影教育提供了極好的參考點(diǎn)。攝影只是一個(gè)簡(jiǎn)單的技術(shù)手段,是本雅明所指出的一個(gè)機械復制技術(shù),并非僅是早期那些剛使用攝影謀生的藝術(shù)家們使勁標榜的“藝術(shù)”。攝影的“機械性”,造成它的簡(jiǎn)單性,易于掌握,所以使用者眾多,于是它面對的就是復雜的歷史和現實(shí)。對于剛剛從中學(xué)升入大學(xué)的學(xué)生來(lái)說(shuō),這正是他們人文性格形成的重要時(shí)期,原有所受教育的基礎還遠未成熟,他們需要在大學(xué)完成他們最后的智識基礎。攝影于他們來(lái)說(shuō),只是一個(gè)如同書(shū)寫(xiě)一樣介入思想和社會(huì )的簡(jiǎn)單媒介,等待他們的是如何使用簡(jiǎn)單手段之后的復雜表達。為達此目的,攝影教育的目的,首先是要培養高素質(zhì)的人。

柏林洪堡大學(xué)的創(chuàng )始人威廉·馮·洪堡


在大學(xué)教育上,同期與紐曼具有相同影響力的是柏林洪堡大學(xué)的創(chuàng )始人、普魯士人威廉·馮·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4]。他在1810年創(chuàng )建了柏林大學(xué)(1949年德國又以他的名字重新命名為洪堡大學(xué)),并提出了幾個(gè)重要的教學(xué)概念。比如教學(xué)自由、學(xué)術(shù)獨立和教學(xué)與研究相結合。其中,教學(xué)自由和學(xué)術(shù)獨立的提出是因應當時(shí)德國社會(huì )的變革。那時(shí)的德國大學(xué)都是公辦的,學(xué)校的教育經(jīng)常受到各種政治勢力的干涉和影響,不利于德意志統一所需要的各種現代性需求。洪堡希望大學(xué)擺脫與國家的形式關(guān)系,實(shí)現自治,獲得教育的自由。顯然,洪堡的思想具有很強的啟蒙主義色彩。在追求教育的目的上,洪堡和紐曼基本是一致的,所不同的是洪堡主張大學(xué)自治。要想獲得真正的自由和獨立,首先需要經(jīng)濟自治,大學(xué)需要建立自己的基金會(huì ),以解決融資問(wèn)題。與此有關(guān)的是,紐曼認為大學(xué)并不應承擔學(xué)術(shù)研究,只負責教育,但洪堡認為研究應該是大學(xué)教學(xué)的一部分。這樣,洪堡開(kāi)創(chuàng )了一種新的大學(xué)模型,就是現在人們所稱(chēng)的研究型大學(xué)。這種模式的大學(xué),無(wú)疑帶有產(chǎn)業(yè)性,而且將原來(lái)社會(huì )所承擔的研究系統引進(jìn)了學(xué)校這個(gè)領(lǐng)域,學(xué)校成為人文知識和科學(xué)技術(shù)的生產(chǎn)基地。洪堡的這些主張,使德國的大學(xué)基本成為研究型的大學(xué),為德國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期的民族國家崛起起到了重要作用。再后因為二戰之前的德國知識人才流向美國,進(jìn)而導致研究型大學(xué)在美國蔚為大觀(guān),成為教育的主流。研究型的大學(xué)也為美國的科技和人文社會(huì )科學(xué)教育夯實(shí)了世界領(lǐng)先地位。

美國教育家和批評家A·D·科爾曼



研究型大學(xué)的模式也嚴重影響了在藝術(shù)門(mén)下的攝影教育,只是研究的內容由人文社會(huì )科學(xué)和自然與工程技術(shù)科學(xué)轉化成了攝影本體藝術(shù)方向的“研究”。但這是有基礎來(lái)由的。攝影進(jìn)入教育領(lǐng)域時(shí),正是模擬技術(shù)的膠片時(shí)代與教師多是攝影師出身的時(shí)代,而且那時(shí)的教師正在為攝影升格為藝術(shù)的奮斗中。于是技術(shù)與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成為攝影教學(xué)的主要內容,至今仍在攝影教育中占主要比重。這種教學(xué)思路追求的只是攝影呈現的表面效果,和以能夠培養多少有用的“攝影師”和“藝術(shù)家”作為衡量標準?,F在看來(lái),顯然問(wèn)題重重。紐約帕森斯設計學(xué)院原攝影系主任米歇爾·伯格雷(Michelle Bogre)在她主編的《攝影4.0:21世紀的攝影教學(xué)指南》一書(shū)的前言中,先談到美國教育家和批評家A·D·科爾曼(A. D. Coleman)先生在1989年的焦慮。這個(gè)焦慮就是攝影教育的“身份危機”??茽柭J為,目前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和專(zhuān)科學(xué)校都在開(kāi)設攝影課程,但內容千差萬(wàn)別,對學(xué)生培養的方向因此模糊不清。對此,米歇爾·伯格雷發(fā)表了自己的觀(guān)察和看法:“攝影的教育者們無(wú)法就一些問(wèn)題達成一致,即到底該教些什么或者攝影在一個(gè)學(xué)院中處于什么地位。它應該是一個(gè)獨立的部門(mén)還是應該屬于設計、純藝術(shù)或者媒體和影像?它所述的院系從根本上影響著(zhù)攝影怎樣被教授—是作為‘純藝術(shù)’還是作為職業(yè)技能—但這些區別對于正在擇校的17歲少年來(lái)說(shuō)并不總是一目了然,他們或許不會(huì )意識到這一選擇會(huì )導致完全不同的攝影教育?!盵5]科爾曼和伯格雷的擔憂(yōu)都指向了這個(gè)問(wèn)題的核心處—攝影到底是一門(mén)什么學(xué)問(wèn)?抑或只是一種技術(shù)?


美國作家、藝術(shù)評論家蘇珊·桑塔格



中國國務(wù)院學(xué)位委員會(huì )在2011年頒布的《學(xué)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xué)科目錄》,將攝影歸在藝術(shù)學(xué)門(mén)類(lèi)下的一級學(xué)科美術(shù)學(xué)(Fine Arts)下的專(zhuān)業(yè)性二級學(xué)科,也就是說(shuō)在攝影仍然被罩在藝術(shù)的陰影下。但是中國學(xué)科管理機構對攝影的這種態(tài)度其實(shí)一點(diǎn)也不例外,國際上對攝影的學(xué)術(shù)身份認知也好不到哪去。想起在20世紀處于顯學(xué)位置的法蘭克福學(xué)派中那些大家們都指出攝影在未來(lái)文化中的話(huà)語(yǔ)意義,而蘇珊·桑塔格1973年10月在《紐約書(shū)評》發(fā)表的《攝影》(后改為“在柏拉圖的洞穴里In Plato’s Cave”)一文中,就指出“圍繞著(zhù)攝影影像,人們對信息概念有了新的認識”[6]。桑塔格這句話(huà)可以理解為是對攝影的語(yǔ)言性的認識。由1839年面世的達蓋爾銀版法的攝影,發(fā)展到今天已經(jīng)182年,其間由攝影衍生出了電影、電視,直到數字時(shí)代的手機攝影,攝影讓世界影像化,并由此演繹交織出一個(gè)龐大的關(guān)聯(lián)性學(xué)科體系,并像文學(xué)門(mén)類(lèi)一樣,廣泛地和各種文化知識形成跨學(xué)科的交集關(guān)系。所以,攝影應該是一個(gè)學(xué)科門(mén)類(lèi),而不僅僅是一個(gè)專(zhuān)業(yè)性的二級學(xué)科。它是以靜態(tài)影像作為基礎語(yǔ)言,然后開(kāi)放性地展開(kāi),以各種不同的影像方式,全面介入現在與未來(lái)廣闊的歷史文化生活演化進(jìn)程(Evolution processes)。攝影教育本身就是跨學(xué)科教育。

 

紐約帕森斯設計學(xué)院原攝影系主任米歇爾·伯格雷



那么,今日的攝影教育到底應該如何進(jìn)行?伯格雷教授說(shuō):“如果我們改變攝影教育的目標,不再把它作為達成目的的手段,而把它當作一個(gè)開(kāi)始,那攝影教育就不會(huì )身處危機。對攝影教育來(lái)說(shuō),挑戰將在于甩開(kāi)‘藝術(shù)’世界強加給它的鐐銬,而拓展攝影的定義。無(wú)疑,攝影是一種藝術(shù)形式,但僅僅把它當作藝術(shù)形式去教是過(guò)于局限的。僅僅認可攝影作為純藝術(shù)的身份是種倒退。”[7]伯格雷教授是站在更為宏觀(guān)的角度上說(shuō)的,但卻非常正確地指出了當下世界攝影教育一直存在的頑疾—藝術(shù)的夢(mèng)魘。當我們放下這個(gè)負擔以后,攝影的教育將會(huì )有廣闊的天地和無(wú)限的活力。如果我們將攝影看成是一個(gè)學(xué)科門(mén)類(lèi),知道它面對龐大的知識交集的話(huà),那么教育的方向,則應根據每個(gè)學(xué)校攝影教育的人才培養定位來(lái)確定。這些方向可以是新聞和廣告傳播攝影,也可以是文化研究和文化批評及圖片編輯,還可以是商業(yè)服務(wù)機構的攝影師,當然更可以是藝術(shù)家。不過(guò)應該明白的是,成功的藝術(shù)家鳳毛麟角,因為社會(huì )并不需要那么多的藝術(shù)家。因為如此之多的方向,造成命名為攝影的教育必然是多種模式的。將自己機構的教育方向定位明確后,才能制定科學(xué)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法。攝影教育如果存在危機的話(huà),那也是長(cháng)期無(wú)法擺脫的攝影只是藝術(shù)的意識所帶來(lái)的混亂。當我們思路明晰以后,會(huì )發(fā)現真正的危機是我們并沒(méi)有與時(shí)俱進(jìn),一直停留在陳舊的觀(guān)念中無(wú)法應對隨時(shí)都在變化前行的生活。


(本文為《攝影教育對話(huà)錄:延展閱讀與攝影教育》的序,由三晉出版社2021年10月出版,劉曉霞主編)

選自《中國攝影家》雜志2022年第02期,史·論·評《對高等攝影教育的思考。


路過(guò)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聯(lián)系客服 關(guān)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